双视瑜伽蝴蝶式,清理子宫垃圾,女人做一次年轻10岁!-教你每天学瑜伽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32
瑜伽蝴蝶式,清理子宫垃圾,女人做一次年轻10岁!-教你每天学瑜伽


蝴蝶式是一个好听的名字,对于初学瑜伽的朋友而言也比较容易练习,同时蝴蝶式也是进入瑜伽束角式练习前的一个前期准备体式。
原创 | 出了陆家湾,一路顺风,再没什么麻烦。到了中午的时候佤邦新闻局,他们在路边的一片树林中休息,顺便吃了一些干粮。这时凌峰剑忽然感到情况有些异样,究竟异在何处,她一时又说不出个理由。她四处观察着,四周一片静谧和安详,除了午时的阳光在林隙间飘动外,便只有那蛙声、蝉声和蚯蚓的低鸣声在喧闹。她双手一阵轻抖,心中的那层不安和隐忧开始慢慢地生出和扩展,继而便覆盖了她的整个心灵。此时艳阳高照,林荫熙熙,光绦轻摇。偶见路上一两个商旅行人,也是默语匆匆,就连天空上偶然飞过的几只孤鸟,也是行色惶惶。这使凌峰剑感到愈加压抑,没由来的心慌心悸。李殿在一旁正与三位小弟妹说着话,他忽然发现凌峰剑正在四处观望,和一脸不安的神情后,便与凌峰剑对望了一眼,然后便向凌峰剑问道:“杜大侠,有情况?”“嗯!我觉的情况有些不对劲。”凌峰剑对他说道。“不知还会有什么人来找麻烦?”李殿问道。“我也不知道。但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和压抑的感觉,这感觉不是个好兆头。”凌峰剑说着又向四周望去。三个孩子听了这话一起望着母亲。就在这时,忽然他们发现远处树林中,出现了十几个黑衣大汉。这十几人都身带兵器,一晃便隐没了,消失在树林中。见此情况,凌峰剑急忙叫孩子们收拾好东西,准备上路。来到路上,那些大汉远远地跟在后面,看来他们并不急于赶路,只是不急不慢,不远不近地跟在他们的身后。再往前行,那十几人便渐渐地拉近了与他们的距离。“李公子可注意到身后那些人?”凌峰剑问道。“注意到。这些人好像是冲我们来的,若只是他们还不足为虑。”李殿有些轻松地回答道。“只怕前面还有伏兵,这些只不过是些尾巴而已。”凌峰剑冷冷一笑说道。凌峰剑说着又向四周观察了一番,她发现前面两里路远处,是一片很大的,茂密的橡树林。橡树林的另一边是一片宽阔的河水。她心里明白,这些人是准备在那里动手了。这时她的心情反而倒镇静下来,刚才那股不安和压抑之情竟悄然挥发而去,接下来她要考虑的是如何应敌。因为她知道,眼前这些来者,绝不是昨天那些老冬瓜的家奴组成的一群乌合之众。这十几人各个轻装打扮,面孔严峻,隐带杀机。一看就知道是训练有素,武功不弱的杀手。“杜前辈,我们是否要先割去身后的这些尾巴许云上,以减轻压力?”李殿向凌峰剑问道。“不急,到前面看看形势再说。倘若动起手来,请李公子帮我照看一下这三个孩子。”凌峰剑神色严峻地对李殿说道。此时她最担心的便是这三个孩子。“杜前辈,我看这杀敌的任务就交给我吧。”李殿看了看三个结义的弟妹,对凌风剑说道。他知道照顾这三个结义的弟妹,不是他的强项,倘若照顾不周,自己则责任大了。而奋力杀敌则可以使他快意情仇,尽舒畅快。凌峰剑听了李殿的话后,看了他一眼,知道他的心思,便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又看了一眼四周的环境后,对李殿说道:“今日我们恐怕是遇到强敌了,看来只有拼死一战,才能脱险了。”大战就要来临了柏妍安,此时她反而异常的镇定。“那么,就让我们合力杀出重围吧!”李殿豪情万丈般地说道。“好的,不过我们能战则战,不能战则突围出去,不必跟他们硬耗。”凌峰剑又说道。“好的,请杜前辈放心!一切听杜前辈的!”李殿的话音落了以后,凌峰剑看了一眼金铁,然后又对李殿说道:“到那时请李公子帮我照看一下金铁吧,这两个孩子由我来照看陈天佳。”“好的,不过杜前辈请放心,只要有我李殿的命在,便不会让人伤了金铁贤弟!”李殿说完后,豪迈地一笑,然后把金铁拉到了身边,又向他问道:“金铁贤弟,你怕吗?”“我不怕!”金铁挺起胸膛说道。“好样的!”李殿高兴地称赞道。此刻金铁心里在想,“娘的武功这么好,就连魏辉那狗贼的家将和辽狗都奈何不了她,都被娘打得唏哩哗啦,溃不成军,现在又多了个李大哥,李大哥的武功也那么高,我才不怕呢!”凌峰剑感激地看了一眼李殿,然后对金丹说道:“丹儿,你到娘的背上来,娘背着你走。”金丹闻言忙伏到娘的背上,凌峰剑用一根丝带把她系牢在身上,然后凌峰剑牵过芙蓉的一只小手,对她说道:“你贴在娘的身边,不要担心!”“娘,我不担心,我不害怕!”芙蓉扬起娇艳的小脸,动情地对凌峰剑说道。她这时心里十分激动,又十分自信。一方面她知道,师妹金丹年龄最小,武功最差,师娘应该首先保护她才对。而自己的武功要比师兄和师妹高出很多,因此她想帮助师娘分担一份力量。另一方面她又坚信,师祖一定会来接他们的。她在这样想的时候,心底里还有一个不能说出的秘密,那就是:“在我最危险的时候,我的那位使双斧的大哥哥,一定会来救我的!因为娘和圣僧都说了,只有他才会保护我一生没有灾妄,只有他才会解了我的风尘劫,他是我命中的护花神。如果我有了危险,而大哥哥不来救我,那他怎么能保护我一生没有灾妄,而解了我的风尘劫呢!”因此她心里不惧。所以当她看到师娘把小师妹背在背上时,她心里十分高兴,因为这样师妹金丹就安全了。这时她甚至希望那危险早一些来临,那样她就可以早一些见到她那使双斧的大哥哥了。他们这番举动早已落入了身后那些人的眼里孙文雪,几个大汉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后,

这个体式对于女性而言,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功效——清理身体内部的“卫生死角”。
方法很简单
坐下来,屁股下用一个折成两个手掌厚的毯子垫一下。然后双腿弯曲,脚心相对。双手抓住脚尖,膝盖向两侧打开,尽量往地上贴,这就是“蝴蝶式”了。做这个动作的时候,脊背要挺直,双膝有节奏地向两边地板振动。
这个动作的运动量不算大,却恰到好处地运动到了最难锻炼到的部位——髋部。
现在的人大部分时间都坐着,气血中的杂质慢慢地沉积到骨盆里。
原创 |一人说道:“他们似乎已经发下了我们。”另一人又接着说道:“跟紧他们。”这人话音一落,这时身后不知又从哪里窜出十几人来。“李公子,你看身后这些人会是哪些来路呢?”凌峰剑忽然向李殿问道。“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他们绝不会是老冬瓜重新请来的帮手。他们绝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请来这么多的高手。这些人我看个个武功都不弱,应该十有八九是东京榷品堂的人。榷品堂有一个庞大的情报网络,这附近周围可能就有他们的分堂。我们杀了他们的人,可能他们很快就得到了飞鸽传书报告,所以就派人尾随而来了。若只是这些人,还不足为虑。”李殿信心十足地说道。“不错!只怕前面还伏有强兵。倘若如此,由我来开路,烦请李公子殿后,我们不必与他们纠缠,只管杀出去。这里是柳县,到了温唐县境内,我们可能就会得到孟宇山庄的接应。”凌峰剑对李殿说道。温唐县乃是孟宇山庄的所在地,在那里孟宇山庄的眼线同样四处遍布,凌峰剑他们若遇危险,自然会有人出手相助。“一切听您的,待我们杀出去之后,回头再来找他们算账!”李殿微微一笑说道。李殿说完后,又向金铁问道:“金铁贤弟,过几年待你长大后,与愚兄一起去收拾这群恶贼你看如何?”“那自然是很好了!能与李大哥并肩作战,那一定是很光荣,很快乐的事。”金铁一听李大哥要他一起去闯荡江湖,收拾恶贼,顿时十分的欢喜和激动地说道。金铁激动地说完后,看了一眼芙蓉,然后又对芙蓉说道:“芙蓉,你也参加吧!”他希望师妹也能参加。若是没有师妹的参加,会让他感觉少了些什么。因此他热忱地看着芙蓉,等待芙蓉的回答。李殿和凌峰剑这时也同时望向芙蓉。只不过二人的心情略有不同,李殿是渴望,而凌峰剑则是担心和好奇。芙蓉见师娘和李公子都向自己望来,她俏脸一红,低声说道:“师兄,我不能随你一同去,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还有什么比去杀这些坏人更重要的,你不去会遗憾的!”金铁不解地,有些急切地说道。芙蓉不能跟他说明白,告诉他自己满十五岁后要去做什么。她自己也确实不喜欢打打杀杀,若实在需要打杀,她希望能跟那位使双斧的大哥哥一起去打杀,因为只有他才能保护她一生无灾妄。李殿见芙蓉婉言拒绝跟自己一道去闯江湖,心中升起一股遗憾之情。凌峰剑则心中暗自点头赞许。小金丹在娘的背上听了后,这时却急嚷道:“我要跟芙蓉姐姐在一起!”凌峰剑听了哈哈大笑,在她小屁股上轻拍了一下,说道:“你这个傻孩子,你芙蓉姐姐有重要任务呢,你跟着瞎掺和什么月光小兔山庄!”就在这时,前面林中忽然闪出近百名黑衣大汉,拦在了路上。个个手持兵刃,一脸的杀气。为首的一人手持一对青锋锯齿刀,身着铜扣袄链甲,一双赤目镶嵌在满是肌肉横鼓的脸上,放射出时刻都要吃人的恶光。凌峰剑看了他们一眼后,与李殿相互一笑,这已在他们的预料之中,此时二人倒显得未把这些人放在眼中。现在越是大战来临,二人倒是愈加显得轻松豪放起来,这也是一个真正的高手,应当具备的素质。身后那几十名大汉,这时也团团围了上来。凌峰剑这时悄声对芙蓉说道:“贴在娘的身边,不要离开!”“嗯!”芙蓉用力地点了点头。见此情况,李殿也悄悄地把一时有些紧张的金铁拉在身边。“各位在这阳光明媚,和风熙熙的青天白日之下,手持兵刃拦住了去路,不知意欲为何?难道想打劫吗?若是打劫,你们可找错了对象。”李殿站在路中气宇昂扬地说道。为首的那人见李殿站在路中,气宇昂扬,神定气闲,全身上下犹如玉树临风般地辐射出照人的光彩。他一楞,立时便知这是一位内外兼修的高手。只见其气临华盖,傲然的气质已经遮蔽了午后的阳光,因此不由得在语气上便也退让了三分。“不知阁下为何人?我等守在这里,是要向这个女人讨还一笔血债。阁下身外有路,最好退去,以免生误会。”为首的那人说道。“兄台不知是哪路大豪,我在绿林中倒识得几位朋友,可否通报一下姓名,也好让在下长长见识。”李殿说道。为首的那人轻哼了一声,脸上露出了怒意。心想:“我有心让你,你却口出狂言,以为我们怕了你不成。你小子只怕还不知我们是什么人,若是知道,只恐怕夹着尾巴逃还来不及呢!”心想至此,怒火也顿起,因为他还很少遇到有人敢对他如此说话。他之所以先做退让,是因为昨日他忽然接到报告说,总堂的四位一等一的高手,在万水镇回春客栈,被一位身边带着三位孩子的年轻的女子给杀了,这让他大吃一惊。这四位可非等闲之辈,乃是王爷身边的贴身护卫。此次南下,乃是因雪山灵母所言,小王爷将会被一位玉华山得宝之人所杀,而前来加强小王爷身边实力的,不曾想他们却在万水镇被一位年轻的女子所杀。这位年轻的女子到底为何人?为何会具有如此高的武功,竟能轻而易举地手刃了这四位高手。此事发生在自己的地盘,若是处置不当,王爷怪罪下来,那可要吃不了兜着走。于是他调集堂中的人马,前来堵截。刚才他看李殿一身的英气,气度不凡,便不想再树一强敌,故而退让。这时他怒火中烧,嘿嘿冷笑,然后说道:“不才乃东京榷品堂太华分堂堂主——江湖人称无敌枭左令千。阁下请示尊姓大名,也好让左某发发市利。”原来这些人正是榷品堂的人,这太华分堂距万水

而保护着生殖系统和泌尿系统的骨盆就成了接纳垃圾、废物的容器,就像我们平时打扫不到的卫生死角。久而久之,经脉不通了,气血不运行了,这里就会滋生出细菌,从而导致炎症。有诸内必形诸于外,这些细菌表现在脸上就是斑点、痤疮、红疙瘩。
体式分解
“蝴蝶式”通过双腿的运动,促进骨盆部位的血液循环,打通腿上的经络,使气血像“扫帚”一样把身体上的卫生死角给清除干净。不但能消灭炎症,还能增加骨盆和腹腔的供血量,使内脏得到血的供养,滋养膀胱、肾脏等器官,改善人体活力。这种活力表现在脸上就是脸色红润、肤色洁白、无斑无痘、容颜娇嫩。

经常练习这个体式还能调节泌尿功能、缓解坐骨神经痛,很适合经常坐办公室的朋友。另外,这个体式对男人的前列腺有很好的保养效果。孕妇经常做这个,分娩时会更顺利。
原创 |镇不足五十里。“噢,原来是榷品堂的左堂主,失敬,失敬。在下乃是江湖人称李公子——李殿!敢问左堂主今日之事准备怎么个讨法。”李殿傲然问道。此刻他心想,他们果真是榷品堂的人,看来今日与他们有得一战了。榷品堂中不乏高手,这无敌枭左令千,也算得上高手中的高手。李殿见眼前的敌人人多势众,便想把敌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以减轻凌峰剑的压力。他这一报出“李公子——李殿”这几个字,令无敌枭左令千心头一震,大吃一惊,众杀手心头也都是一震,吃了一惊。注意力顿时都集中到他的身上了。无敌枭左令千心中闪了几闪,眼睛从头到脚又把李殿看了看,心想,“李公子——李殿,是那位与我家少主齐名的李公子,他怎么会出现在这儿?他在这儿事情可就不太好办了。他与这女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呢?”他心中在乱闪了几次以后,便开口说道:“左某久闻江湖上有一位与我家公子齐名的李公子——四公子之一的李公子,不想今日在此相逢,实属幸会。以李公子的名望何必要与榷品堂为敌,来趟这趟浑水呢双视!”李殿听了哈哈大笑道:“承蒙左堂主抬爱了,李某虽不才,但也知道孝廉礼义水浒杀。这几位小弟妹乃是我李殿结义的同生共死的弟妹,今日左堂主兴师动众地大举来讨伐,我这做大哥的焉有旁观之理!”这几句话让无敌枭左令千的心一下子沉了下来,心道:“这小子看来是铁了心要跟我堂做对了。”但箭在弦上又不能不发,于是心里暗道:“纵然你是李公子,榷品堂又曾怕过谁?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是绝不会让你们生离此地的!”他阴笑一声,冷冷地道:“既然李公子放弃大好的身名而不顾,章慕良决心与榷品堂为敌,左某只好得罪了。今日便要向李公子讨教几招,以好向我家公子回复。”李殿闻言一阵狂笑,那笑声声震耳鼓,响遏行云,令人心乱。众黑衣人闻了俱是一震,他们没想到李公子——李殿的内力,竟然如此之高,恐怕绝不会在他家公子之下。李殿这一阵狂笑,让左令千也是大吃一惊,心道:“这小子的武功,看来果然不差。”凌峰剑看着左令千那副诧异的神情,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屑。接着她悄悄地取出了一根丝索,把丝索前端的铁环扣在了剑柄末端的铁环上,同时左手取出了一把短剑,准备来一场绝杀。李殿狂笑后接着说道:“左堂主,此话可就差矣了。自古以来就是兄长护弟妹,这几位小弟妹乃是我李殿的小弟妹,他们的事便也是我李殿的事。你几时见过做兄长的有放弃弟妹之事而不顾的?”李殿说到这里,忽然停了下来,他略微一顿,一点头,仿佛恍然大悟一般,又说道:“哦,不对!也许左堂主不是这样。也许左堂主是见了自己的小弟妹有事前妻闹翻天,都不屑于顾。我堂堂的大堂主,怎会在意你们那点小破事呢。左堂主是不是这样啊?”李殿忽然又微笑着问道。“哼!李公子也太抬举我左某人了。”无敌枭左令千冷哼着说道。“哦,不是就好,不是就好!看来是我多疑了。”李殿呵呵一笑说道。李殿说完后,这时又接着说道:“至于左堂主说,李某要与你们榷品堂为敌,凭李殿一人还没有这个本事,但多行不义必自毙,自古恒理,无人例外。如今左堂主既然把钢刀横在李某的面前,李某也就成了自古华山一条路,也只有硬闯了!因为我李殿还没有屈膝逃走的习惯。”“好,爽快!既然李公子如此快言快语,再多说就显得我们榷品堂妇人之心了,今日我们榷品堂就得罪你李公子了!弟兄们,今日在场之人猿飞菖蒲,一人也不能让他们生离此地。不论老少,是死是活,是杀是擒,全凭你们。我们要为那几位死去的弟兄们报仇!”这时无敌枭左令千高声喊道黛玉晴雯子。左令千的话音刚落,一位长着淫眉狐眼的杀手,和另一位四角方脸的杀手便急扑向芙蓉。原来这两人早在李殿与左令千对话的时候,他们就早已注意到了小芙蓉的娇美绝色,心想“若是把她擒回去,将来……。嘿嘿!”他们脸上露出了阴邪之笑。这两人原来是江湖上有名的淫盗,后来被左令千收为手下。一个叫“田耕狐汤角”,一个叫“四方神驴南”。凌峰剑早已注意到了这二人的动向,她一直暗中戒备着,索魂剑早已紧握在手中,左手则持着另一把短剑,随时准备给这两人以致命的一击,以打发他们去见阎王。这时她见他们扑将过来,便“嗖地”一声出剑,索魂剑直取四方神驴南,驴南未及近身,长剑已穿胸而入,她接着回剑,一招“横扫千军”,御剑直斩向田耕狐汤角。田耕狐汤角一见四方神驴南,瞬间一招之内被杀,顿时胆寒,慌忙回招自保,以图拆去索魂剑的攻势。没想到索魂剑的招式未到,凌峰剑左手的短剑已急飞出去,直接贯入田耕狐汤角的胸膛。可怜这两个淫贼,还未来得及明白是怎么回事,便已断送了性命。接着索魂剑横飞,卷住了短剑剑柄,二剑同时回到凌峰剑的手中。凌峰剑这一手漂亮的斩杀和回剑动作,只看得李殿心中称奇,金铁和芙蓉的心中大振,而众杀手们却心中一片惊骇和惊愕。“这女人到底是谁?为何如此厉害?一出手就杀了田耕狐汤角和四方神驴南。”他们在心里暗道。凌峰剑一出手便使出了绝杀的索魂剑法,这缘于她与辽人有不共戴天之仇,再加上她对这两个淫贼的痛恨,所以她手下就绝不留情了。小金丹一听又急了喊道:“我不管吗,反正我要跟姐姐在一起!”芙蓉听了抓住了她的一只小手卢彦西,对她说道:“好,到时姐姐带着你!
关键是您要练对体式,方法对了就能起到良好的效果。
做一只美丽自信的“蝴蝶”,从当下开始。
↓你一定要往下看↓★点一下手指★,免费查看内容!
▼▼▼

▽▽▽▽

▽▽▽▽

▽▽▽▽

▽▽▽▽

提示:点击上面手指,即可免费查看精彩内容。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