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辽天气预报樊晋江|天马竞辉1433 梦萦七九六矿(19):矿山上的动物-天马竞辉原创文社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56
樊晋江|天马竞辉1433 梦萦七九六矿(19):矿山上的动物-天马竞辉原创文社

点击蓝色文字关注我们吧!
往期经典回顾
◆梦萦七九六矿(十四):枪 樊晋江|天马竞辉1337
◆梦萦七九六矿(十五) 防震 樊晋江|天马竞辉1340
◆梦萦七九六矿(十六) 初恋时不懂爱情 樊晋江|天马竞辉1351
◆梦萦七九六矿(十七) 七九六矿的夏天 樊晋江|天马竞辉1340
◆梦萦七九六矿(十八) 洪水 樊晋江|天马竞辉1368
梦萦七九六矿(19)
——矿山上的动物

我喜爱动物,为动物着迷。七九六矿有许多动物。矿山本无泉水,自从郭家泉引来泉水,矿山也有了淡水。水解决了人们生产生活问题,也引来许多动物。
水管、水渠上空许多绿色的蜻蜓在往来飞翔,蜻蜓双层翅膀,大眼,飞行迅速。有时停在半空,有时又急速飞走,像一阵风。蜻蜓引来许多鸟儿,它们色彩艳丽,长嘴,吃虫。鸟儿随蜻蜓上下翻飞不毛之地造句,蜻蜓灵活,难以捉到,偶尔,隼也加入飞行的行列(我们叫鹞子),鸟儿四下飞去。

动物最多是草原鼠。在山谷,在草原,到处都有草原鼠的家。它们奔跑,打闹,觅食,叫声此起彼伏。它们的吵闹引来苍鹰和隼。苍鹰低空盘旋,偶尔,苍鹰一个转身,向下俯冲。草原鼠纷纷钻入洞中石真语,一片慌乱。

为了争夺地盘,苍鹰和隼在天空打斗,隼体型小,却极灵活。董翠婷它们四爪连在一起,在天空旋转,下落,快落到地面,它们四爪分开,各自向天空飞去。
苍鹰又一次向下俯冲。地面,一群小鸡飞快钻入母鸡翅下。苍鹰抓起母鸡k7808,小鸡散落一地白起墓。母鸡在苍鹰爪下挣扎。苍鹰飞到四五十米时,丢开了母鸡。母鸡快速扇动翅膀,跌落地面。天空落下几根鸡毛。
山坡上蚂蚱在跳,它们数量众多,和山体一色。鸟儿是勤快的动物,有昆虫就有它们的身影。蚂蚱周围,总是有许多蜥蜴,(我们叫四脚蛇)它们在石峰中钻来钻去,找食蚂蚱。它们有的头像三角,有的圆头。
我是好奇心很重的人,翻翻石头,看有无蜥蜴。掀起瓦片,看有无鸟窝。竖起耳朵,倾听小鸟的叫声。我常会跑得很远,寻找野兔,嘎嘎鸡,黄羊卢台长博客。在风景潮湿的山谷寻找各种鸟儿重练葵花。我总在寻找它们的巢穴,将雏鸟掏走,回家饲养。

蜥蜴在石缝中钻来钻去,我总是拿根铁丝抽打蜥蜴,被打到的蜥蜴翻身抖动,有的断了尾巴,仍然逃去。
冬日里灰不溜秋的麻雀在夏天换了新衣,精神抖擞。它们脱离群体戚喜冰,成双成对。它们追逐,嬉戏傅延龄,像在动情歌唱。入夏,麻雀叼着干草,羽毛,筑巢,孵蛋。到它们嘴里叼满昆虫时,巢内小鸟鸣叫,求食。
我感到羞愧。在七九六矿,我每见到动物,就想捉到它们据为己有,而动物一旦被我捉到就意味着失去自由或生命。所以,在动物们的眼中,我和伙伴就是敌人,它们的智慧多用在如何躲避我们。
七八月间,若是多日无雨,常看到叫蜡嘴子等鸟儿到水管饮水,我们就知道旱情重了。许多天晴空万里,火辣的阳光将草原、山谷、石凹间的雨水晒尽、蒸发,一滴不留。吃草仔的鸟儿口渴难耐,会高高飞起,飞过高山,飞过草原,飞到农场。七九六矿的农场种点农作物,小麦,疏莱。植物慢长,多难成熟。种植要用水。鸟儿们成群结队朴向农场,落在水源附近。它们多是蜡嘴子,嘴短,有坚硬的喙,以草仔为食。蜡嘴子分大、中、小型。中型有红色羽毛,叫声动听,成为人们捕捉对像。有人在水边铺网,待鸟们入网饮水时将网合拢,将鸟捉到。

我和铁军等人上南山,再顺山梁向南走约走七八公里,见一深沟。沟底有一井,井上有木轮毂,轮毂上缠麻绳,绳上吊一胶皮桶,放入井中,可从井中打上水来。水是咸的,人不能饮。牧民每日在此为羊饮水。井边有一大水坑,坑中有水。鸟儿们总是落在附近高山,等牧民离去,下山饮水。而水边常有危险。我们找来许多石块,立在水边,形成一圈石墙。在水坑边挖小坑,倒上水,铺上网,拴根绳,拉远。鸟儿铺天盖地落在井边,立在石墙上,喝不到水,急得直叫,围石墙转圈儿。发现网中有水,有胆大的鸟儿入网饮水,我们不急于收网,其它鸟儿见无危险,纷纷入网,这时收网,鸟被扣在网中。
人们爱养中型蜡嘴子,它吃小米,易活。将鸟笼挂在门头,蜡嘴子翅膀发红哦,整日鸣叫,婉转动听。
永福小个,鬼精鬼精的。他喜爱动物绿水英雄,整天在山中转悠。永福抓到一条蛇,蛇近一米,有大拇指粗。他将蛇带在身上,拿蛇吓唬女生。那蛇我都害怕,阴阴的,凉凉的。

魏叔有猎枪,长管。装上钢蛋,能打黄羊,装上钢砂,能打麻雀。魏叔说后山有草原鼠。带猎抢,去打草原鼠。这样有趣的事,自然少不了我。果然,有很多草原鼠,它们在山上挖了许多洞,洞口是新土。草原鼠引来老鹰,鹰在空中盘旋。魏叔猎枪对准老鹰。枪响,老鹰掉下许多毛,抖动翅膀,过了几秒钟,老鹰稳住,向东滑行。我追着老鹰,跑了差不多一公里,老鹰终于落在地面。它还活着。眼神惊恐,用利爪抓人。将老鹰抓回家,用绳拴在门口。我家的狗——黄子,围着老鹰狂吠。没几天,老鹰死去。黄子叼着老鹰尸体,在山谷中奔跑。
草原上,一对山雀飞来飞去,忙忙碌碌。山雀在一堆骆驼蓬旁,用喙挖一小坑,叨来细草、羽毛垫在巢内。不久,巢内产下四枚卵,雌雀在巢内孵卵,雄雀捕到昆虫,飞回巢。雌雀煽动翅膀,如小雀般乞食。雄雀将昆虫喂于雌雀,远去。
草原白天炎热,夜晚寒冷。雌雀白天为卵遮挡阳光,夜晚用体湿为卵保暖。她要防风吹,防尘土覆盖。防止蜥蜴、蛇,等天敌将卵偷食兰启荣。雄鸟要护领地,有领地才有空间,才有昆虫。雄雀常和入侵的天敌战斗,要打败和赶走对手,保护领地。对手强大、难缠时,雌雄合力投入战斗。它们是一对勤奋的山雀,恩爱的夫妻。

夏天,草原天气多变。云涌摇摇招车,风起,雷声大作,很快,暴雨落下,雨中夹杂着冰雹。巢内只有雌雀在保护着卵,大雨打湿了她的身体,冰雹将她身体覆盖双辽天气预报,她仍坚持,不肯离去。
高原上的雨来得快,去的也快。云走,雨停。雌雀抖去身上的雨水,继续守在巢内。冰雹融化,雨水四下流淌,一股雨水流经雀巢,流到雌雀身下。雌雀坚持,不肯离巢。水越来越大,将雌雀身体漂起,雌雀不得不起身,立在巢旁。水退去,雌雀用嘴将窝内泥水吸上,吐出,如此反复。而雀嘴有限,吸水很少。巢内泥泞,杂乱。雌雀又孵在卵上,腹下污泥,卵冰凉赵婧伊,已无力回天。
雄雀归来,见巢内景像,惊叫!狂怒!雄雀不停用坚硬的喙啄雌雀头部,雌雀并不还口,任雄雀撕咬。雄雀累了,停了下来。
夜幕降临,两只山雀立在巢边,像两块小石头,一动不动,天渐浙黑了下来。
隼在高山峭壁、石缝间,用木棍、干草建巢。隼巢建在旧巢上,每年续建。旧巢上铺新草。

雄隼口叼木棍在天空盘旋,偶尔,将木棍丢开,木棍迅速下落,雄隼收起翅膀,随木棍向下俯冲,追上木棍,重新叼起刘倩婷,优雅地向上飞去。
小隼孵出蛋壳,两只隼整日忙碌,捕捉鸟儿、昆虫喂养小隼。
我和永福几人确定隼巢在峭壁上的位置,将永福用绳绑牢,从崖顶徐徐将他放下,放到隼巢的位置。永福个小,灵巧。巢中有三只小隼,一身白色绒毛,肉乎乎的。永福将隼揣入怀中,我们用力将他拉起。雌隼迅速回巢,尖声惊叫!冲向永福,用翅膀、利爪攻击永福,永福将头抱住,高喊:“快拉”!我们合力终于将他拉回。
我和永福俩人分得一只小隼。

小隼只吃鸟肉,我们为隼整日忙碌。日子充实,像大人们有了初生的婴儿般忙碌却快乐着。小隼见到我们总是“呀......呀”叫个不停。小隼发育良好,长得很快。初时,我们将鸟儿撕小喂给小隼,待小隼长了羽毛,有了翅膀,小隼就将小鸟夺去,放在翅下,自己撕咬。
不久,小隼开始笨拙地练习飞行。每到喂食,我们便带小隼去蓝球场,将小隼扔起。让它落在蓝球板上、山坡上。拿出鸟儿,吹着隼熟悉的口哨,抖动鸟儿。小隼俯冲而来,有时我们松开鸟儿,但大多仍将鸟抓在手中,反复练习隼的抓捕能力,极有趣。玩够了,小隼再飞来时将鸟儿放落,不等鸟儿落地,小隼便将鸟儿抓起,落在附近,独自吃掉。
小隼浙淅长大末日食金者,羽翼丰满。小隼己能长距离飞翔。我们出行时将隼放在臂上。隼漂亮,精干,双眼犀利。小隼总是引得众人围观,我自豪!有人建议将隼翅剪去,防隼有一天一去不回,我和永福都不同意。
终于,小隼越飞越远。几个小时,半天不见小隼的影子。我们不停地吹着口哨,拿着那只快腐烂的鸟儿吸引小隼。小隼只是落在半山、巨石上,鸣叫,并不急于飞来吃食。我和永福爬上山,向小隼逼近。永福手拿弹弓,一次次举起,又放下。射杀小隼容易,落个小隼尸体又有何用。
慢慢的,小隼似乎看到了永福手中的弹弓,不等我们靠近就飞走了。我们吹口哨吹干了口水,手中的鸟儿一次次发臭,发干,那隼再没向我们飞来。一段时间,我和永福像疯了一般追逐小隼,漫山寻找。小隼像风一般越来越难看到。有时,它在矿山上空久久盘旋,鸣叫。在高山之巅,久久伫立。隼再也不落在谷底,落在我们身边。
夏末,风硬了。我们再也没见到小隼。很多时候李恩真,我仰望天空,希望看到小隼,没有。侧耳细听,没有小隼的鸣叫,没有一点儿小隼的信息。

待续:梦萦七九六矿(20) 秋天来了
编辑:杨易凡
图片:网络
首次投稿作者请先了解文社投稿须知,投稿务必发邮箱,谢谢!

作者简介:樊晋江,原国营企业职工,现自由职业。爱好文学,写作。有作品发表在《金昌日报》手机报上。
点击↓↓↓【阅读更多精彩原创】
801期:樊晋江|我的奶奶
梦萦七九六矿(一): 矿里有个姑娘叫惠萍 小说 樊晋江|天马竞辉1270
梦萦七九六矿(二):“生”于60年代末岌岭上的“七九六矿”小说 樊晋江|天马竞辉1274
梦萦七九六矿(三):父亲的事业,我的骄傲 小说 樊晋江|天马竞辉1276梦萦七九六矿(四):金色童年·两小无猜 小说 樊晋江|天马竞辉1280
梦萦七九六矿(五):幻想改变小山面貌 小说 樊晋江|天马竞辉1285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苹果手机赞赏入口
长按下方二维码识别后赞赏,请注明所赞赏作者
【天马竞辉原创文社】团队:
顾问:李老先生 微信号:LBS18293557903,秦淮梦月,王琦,雨之恋
主编:静之逸 微信号:285095385
编辑制作:杨易凡 微信号:YYf15117101163
互动推广:弋蓉、西凉举子、王芳,山花、樊晋江
投稿:285095385@qq.com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