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女友迅雷下载杨云|在高椅,聆听巫水河的柔情絮语-博海书香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31
杨云|在高椅,聆听巫水河的柔情絮语-博海书香
作者简介
杨云 ,女,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湖南省散文学会会员、洪江区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品散见于《散文百家》《中华文学》《鹿鸣》《牡丹》《怀化日报》《边城晚报》《湖南教育》等刊物,诗歌、散文入选多本文集,在区、市、省级征文中获奖。出版散文集《等你,在悠长悠长的雨巷》。曾用笔名拂袖飘香。
在高椅,聆听巫水河的柔情絮语
古村里一甲凉亭两侧的木板凳上坐着不少光着黝黑膀子的老年人,他们手拿蒲扇,悠闲自得,静享清幽时光。先前他们还是一个个在田垄、溪畔玩耍的孩童,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脸、额头、脖颈和手上布满深褐色老年斑,两鬓双白,在一甲凉亭里坐成了一道风景。一甲凉亭修建于明正统二年,其间虽遇到年久失修,但却从未被毁损。想必也是高椅古村一茬一茬生命的存在,让高椅的黒瓦灰墙、青石板巷、木格雕窗等一切古老厚重的物件延续着几百年的风姿。

走进高椅古村,透过弧瓦雉堞的安静和窗格雕花的朴旧,可想而知,高椅是一个充满神奇、最有福荫的山水毓秀之地,这里的人们过着隐喻一般的永续日子。高椅人家门楣上高挂着“关西世家”、“耕读传家”、“清白世家”、“四知堂”等牌匾。老建筑的基脚或墙面上,细心的人可以找寻到刻有建造房屋年代的青砖。一百零四栋明洪武十三年到清光绪七年间的古民建筑,五百多年的岁月依旧,山川依旧,只是粉墙斑驳,在澄澈透蓝的天空下尽情坦露在“椅面”上。屋顶挨挨挤挤,飞檐翘角,错落有致。这些古民建筑以五通庙为中心,坐北朝南,巷道与封闭式庭院呈八卦阵式,将村落分为五个自然村庄,优雅平和犹如一朵盛开的梅花。村落三面环山,北面较高宛若椅背,东西群山较低似若扶手,这便是“高椅”名字的由来。
整个高椅古村共有五百九十多户两千两百多人,其中百分之八十五的村民为杨姓。据史料记载,威远候杨再思第三代孙杨通碧在北方一带为官,因对朝廷不满,决定弃政从商,想寻找一块风水宝地定居下来。于是花了124年的时间,消磨了五代人的心血,先后搬迁六次,几度择地。后到了杨再思的第五代世孙杨盛隆、杨盛榜两位始祖在元代至大四年才找到了高椅这块心目中的风水宝地。从此,杨家子孙就在高椅广阔的岁月中耕耘、捕猎、收获、繁衍沙城老窖。

“店小二”,这个身体里流淌着高椅血脉的杨氏小伙子,从我们启程开往高椅开始,他就像欢畅的鸟儿,一直亮着“店小二”独有的嗓门,做起了我们的免费导游。此刻,高椅古村上空飘荡着杨氏后裔“店小二”欢快的声音,带着我们在高椅古村清透的水色里优游。那些手捧“长枪短炮”的摄影爱好者,摆着各种姿势,双面女友迅雷下载将牌匾、花窗、马头墙、醉月楼、红黑鱼池几百年的光阴定格在镜头里,完成了它们的经年不朽。高椅古村一家连着一家,即独立又相连,跨过这家的门咒怨新娘,或拐过一道门墙,就不知进了谁家。在她们木格雕窗的廊前屋后,齐齐整整的堆码着干柴,诗意的摆放着锄头、镰刀、斗笠、蓑衣。这里的一扇、一窗、一门、一墙、一栏杆,设计都十分精巧,图案深含吉祥寓意,就连一台阶,高椅人也要修得一级比一级宽、一步比一步高,告诫后人在家处处好,出门时时难。七月抵临高椅,几池荷花开得正艳,在村落间亭亭玉立,把高椅古村映衬得格外光亮鲜活,赏心悦目。

高椅古村前的巫水河在这里拐了一个很大的回水湾,水域阔朗丰盈,在阳光下散发着清香的迷人气息。河水右前方正是来水之天门,两岸河道非常开阔;河道的出口两岸山坡壁立,犹如地门紧闭,很有龟蛇锁大江的气势。风水学云:水之来者曰天门,水之去者曰地门;天门宜开,地门宜闭;山管人丁水爱财,聚水即聚财。如此聚财的水口,在风水学中堪称上品。千百精瘦或健壮的杨氏后人弃政从商,他们是一个家庭乃至家族高高矗立的桅杆,撑挂起父母、妻子、儿女生活和希望的风帆,顺着巫水河外出做生意发大财,又悄无声息地回到高椅修屋建瓦,垒筑属于自己的一方世外桃源。回到故里的高椅汉子们,在高椅清香甜蜜的的夜色里一片鼾声大作,此起彼伏,就像巫水河昼夜流荡不息的远去的水声。这条巫水河,流走的是咸湿的汗水,流进的是滚滚财富。古话说“富不过三代,穷不过五服”,是杨氏先祖的眼光看准了高椅这块风水宝地,使得杨氏后人一脉生生永续,永葆盛世太平。
高椅原是一处古渡,唐宋以前叫渡轮田。水运交通繁盛的年代,昔日高椅古码头是热闹的,水面上湾泊着不少大小木船。那些即将上船或下了船的高椅汉子们,他们坐在古码头的酒馆里,大碗喝酒,大快朵颐,开始了一番旷古的饕餮和热烈的话语。当我在二十世纪的某个下午时光走进高椅时,那些喝酒的人、来往的木船顷刻消隐在了旧时光里,眼前还是那条巫水河,只是水面上停留着的是随着水波摇摇晃晃的三两只渔船,渔船上站立着一排昂着脖子等候主人喂食的鸬鹚,几只鸭子和鹅划开水波向河心游去。高椅群峰苍翠似乎酿成了酒金毛狻,绿得醉人。那绿在阳光下泛着油光,从山上漫漶下来,漫过高椅古屋,漫过田野,最后漫进村前的巫水河。我在巫水河岸静静地禅定成一座雕像,看着巫水河,巫水河也看着我,彼此和谐相融茉莉兔兔,平静安详。

离开高椅时,我在车上望见一个叫杨宣的农村文艺青年,他站在斑驳的屋檐下,对我们恋恋不舍,忧伤无语,如一棵烈日下沉默低垂的杨柳。在他二十多岁时开始疯狂地爱上了剪纸和根雕。当他拿着他的作品展示给我们看时,我就想到他身上是渗透着高椅先民深厚的人文血脉的。高椅古村民风淳朴,农闲时光围坐一块下石子棋、雕刻、绘画、书法与写作,他们不求闻达于世,只是骨髓里深蕴着对艺术的追求。我默默地祈祷,祝愿下次再见到杨宣时,他的新娘从他的画纸里走了出来,他所有的愿望与梦想都从他的剪纸里走了出来,古老的院落里儿女成对,鸡鸭成群。
我想,我一定还会再来。在一个美好而短暂的夜里,听巫水河水声的柔情絮语,那样的宁静,是我一生的眷恋与欢喜。

烟雨濯水
作者;杨云
我用指腹轻柔地抹开一个大大的圆去看车窗外,被雨水洗涤过的群山像风一样向车后退去。汽车驶入重庆境内,危岩深峡,林海浩瀚,感觉自己就像这场春雨,酣畅淋漓地扑向大地的更深处。
大巴在一个景点停了下来。我们打着各色雨伞跟随着导游小叶走帝国进化,一路上,看见一拨一拨的游客在青石铺就的街巷穿行朱炜强,路旁撑起的雨阳棚下,有卖各种特色小吃的摊铺,操着四川普通话招揽着生意。雨水哗哗地从天上泼溅下来,我的身前、身后、头顶、眼前全是雨水。我被古镇的雨水吞没了,同时被吞没的,还有街巷里散发着浓郁历史气息的茂生园、宜宾客栈、光顺号、染坊、酿房和刺绣楼等。当我抬头看到一个高大的石门坊上鎏金的“濯水”两字时,便被这 “濯水”深深吸引住了。突然觉得,我远道而来,就是来接受一场盛大的“濯水”洗礼的吧。
古镇青石铺路,木质建筑朴旧大方,具有渝东南古镇特色。这是一座集土家吊脚楼群落、水运码头、商贸集镇于一体的千年古镇,历经几千年漫漫历史长河,积淀了丰富的文化内涵。据史料记载,古镇见证了巴人的进退兴衰,目睹了秦人的金戈铁马,自清代后期起,已成为川东南驿道、商道、盐道的必经之路。只是,那些商贾或路过此地的他乡过客茱莉亚文斯,未留下只言片语就匆匆失散,喧嚣了百余年后的商贸重镇,几乎只在瞬间便归于无声的平静。此刻,雕花楼阁在雨中安静,青瓦飞檐在雨中安静,还有记录着千千万万脚印的青石板路在雨中安静。而我们不安静。我们的笑语声、脚步声,在雨中更加纯粹而清亮。我们找寻着最佳背景,摆着各种优美姿态,将古镇定格在张张光影摄图里。
我们像一群会直立行走的鱼儿,在古镇清透的水色里,自由自在地悠游,不知不觉就来到了濯水风雨廊桥前。濯水风雨廊桥有桥、塔、亭三部分,瓦檐略带弧线呈人字形,桥墩坚实牢固巴班吉达,黝黑的桥身为纯木质结构,榫头和卯眼互相穿插衔接。阿蓬江是中国唯一一条自东向西倒流的河流,“阿蓬”在当地方言里有“雄奇俊秀”之意。濯水风雨廊桥横跨在婀娜的阿蓬江上邪王的玩宠,远观就像一只展翅欲飞的雄鹰。走近看廊桥,瓦顶飞龙栩栩如生,重檐翘角,桥身雕梁画栋,一下子就把人带到了楚汉边界,随即又沉浮于唐风宋雨之中。
走进风雨廊桥,层层桥面由木质阶梯相连。在桥的中间,有一处亭子,可供人停下来眺望远山近水。濯水古镇的风雨廊桥不似湖南芷江的风雨廊桥,可以骑着自行车通行,她只供人行走,精致古雅。桥两侧有约百扇可自由开合的雕花木窗,桥内摆放有红漆长凳。走在廊桥上看看河两岸优雅平和的民居,看看蜿蜒流淌的阿蓬江,思绪翩飞,仿若穿越在古代。如若有一只深棕色的埙就更好,没有哪种乐器比埙更适合在这风雨廊桥上吹奏。放在唇边,和着濯水的雨声轻轻地吹。孤独地、忧伤地、深情地吹。吹给濯水风雨桥听,吹给桥下的阿蓬江听康同璧,吹给这里的风儿听。埙音“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带着泥土的芬芳文征明习字,带着岁月的苍凉,从历史的尘埃里飘来。我想,在我的唇凑近埙的一刹那间,风雨廊桥就已听懂我的心音。这是一座浴火重生的风雨廊桥牛玉强。在我走近她之前,曾经在网上搜寻她美丽的身影,她在大火中焚烧,壮烈悲戚,一下子就把我拉进了烽火狼烟的古战场。好在濯水古镇的人们重建了风雨廊桥,至今她以亚洲第一廊桥的身份出现在世人面前,静卧在神奇的阿蓬江上。
濯水风雨廊桥又名“沧浪桥”,她和古镇的名字一样,来源于春秋战国时期流传的民歌:“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 三千年前的楚辞在今天读起来仍让人觉得清新而富于韵律。沧浪,是湖南汉寿县一条河的名字。汉寿,是一方被水赋予了灵动的土地d丁瑶y,是历史上典型的洞庭鱼米之乡。据说,两千多年前,屈原被楚王放逐来到这里。李树浩形容憔悴的他走在沧浪水边,江水的波澜一如他心情的不平静。《渔夫》叙述了浪漫主义诗人屈原“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是以见放”的悲愤与不平,也刻画了渔夫的“莞尔一笑”及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的那份超然物外的随意与洒脱。当我仰望着风雨廊桥黑色牌匾上雄浑苍劲的“沧浪桥”三个金色大字时,我陷入了久久地遐思。
雨一直在尽情地下,唱着欢快的歌,迈着欢快的步子,没有停歇。濯水古镇浸润在一片烟雨朦胧之中,如同一阕唐诗宋词。阿蓬江烟波浩淼,远山连绵起伏,吊脚楼在江边四五米高的河堤上,就像耸立在云端。头戴斗笠、身披蓑衣的渔夫,欸乃着木浆,一任河风吹拂着洁白的胡须,高声吟唱着:“沧浪之水清兮大亨万岁,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欧亚斯密。歌声从遥远的沧浪河穿云渡水而来,穿过苍茫的时空,飘荡在阿蓬江上,悠远、清澈,又渐行渐远。那个面目清癯,峨冠博带,佩剑而立,昂首视天的男子,依旧在沧浪江边迎风而立,他的心儿追随那 “沧浪之水”飘去、飘去……
图片来于网络
国际诗词协会|中国旅游文学|博海书香
总编:沈裕慎
编辑:李 平 戴三星
联 系 人:李松云韩 奇
联系电话:010—56140133
连接文艺家网络的桥梁
传播文艺家心灵的青鸟
欢迎投稿
小说、散文、诗歌、书画、摄影等
投稿邮箱:bhsxo8@sina.com
投稿后请加微信:dsx272580736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