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龙会国语高清楼兰秦人之第二九章:龙王妃怨-作者韩兮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34
楼兰秦人之第二九章:龙王妃怨-作者韩兮

送走了殿下和玫公子,总管努里达的心还在剧烈地跳动着呢,他真的猜想不出如果龙王妃或老国主见到殿下会是什么样的态度。
老国主会不会一怒之下将殿下再次赶走?当然,这似乎也不太可能了,因为老国主已经独自修身养性,似乎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兴趣来了,更何况已经过去了三年时光,毕竟殿下是老国主唯一的儿子。
那这个龙王妃会对殿下怎么样呢?这是努里达怎么也想不出来的。当年殿下的离开就因龙王妃而起,想必在他们两人之间一定有段人所不知的故事,这故事隔了三年,无人知晓,不知这个龙王妃会怎样对付殿下呢?
努里达的年龄已经不小了,他是老国主的心腹,打小就在宫中伺候着。对于宫里的一切似乎都瞒不过他的眼睛。
但有两件事,他始终没有想明白。第一件事是为什么在三年前,老国主会突然对儿子大发脾气,甚至要杀了这个殿下,后来经百官求情,才饶了他一命,殿下似乎也有什么难言之隐,第二天便不辞而别,从此音信杳无。据说到了中原,但老国主下令不许任何人前去寻找,当然也就没人知道殿下的确切消息了。三年前的那个谣言到底是真还是假呢?
第二件事就发生在几个月前,那天,老国主突然宣布让龙王妃继任国主之位,楼兰国也曾出过女国主,这倒并不是一件新鲜的事情,但那些女国主都曾是多多少少为楼兰国做出过贡献的楼兰女将女官,可也只不过是权宜之计,可这龙王妃一直深居宫内,怎么会让位于她呢,更何况老国主身体一直硬朗。
关于龙王妃,总管不知该怎么说她新志甜文,如果用词来形容的话,一定包含美艳,神秘,高贵,狠毒,攻于心计。
这样一个女人生活在国主的身边,总管总是感到不安全,但他只是一个小小的总管,又能说些什么呢?
说到美艳,龙王妃的确是一个异常美丽的女人,她的美仿佛是可以跨越国界的。龙王妃并不是楼兰国人,至于她怎么到了楼兰国赴汤蹈火造句,据说就有好几个版本,大家比较相信的一种说法是她是无意中踏入楼兰国的,被国主发现,便选为后宫,从此也就留下了。据说殿下之所以走是调戏了龙王妃,但这个说法总管是绝对不信的,殿下是什么样的人,他十分地清楚,这种事绝不可能做出来。
再说一说她的神秘,龙王妃的身世本来就是一个谜,自从进宫以后,她几乎不怎么见人,绝不象其它宫妃一样忙着争宠,而且自从殿下走后,就连国主都不再怎么临幸于她,没有人知道这几年她在做些什么,但就是这么一个人,国主竟然突然宣布继任国位,这样的女人难道还不神秘吗?
自从龙王妃做了楼兰国的国主后,就再也没有哪个人见过她了,每一次上朝的时候,龙王妃总是坐在幕帘的后面法医庶女,但众大臣一听她声音,就知道这一定是个高贵的有着无限权力的女人,言语之间那种沉稳似乎连老国主都逊色几分。
说到狠毒,总管不禁感到毛骨悚然。因为当初老国主宣布国主之位由龙王妃继任的时候,有多名大臣都提出反对意见。结果不到半个月,这些大臣都暴死在家中,虽然没有证据,但死的人这样集中,不能不令人怀疑。这些大臣中唯有一个人逃了性命,那就是殿下的师父右将军察罕。能从一个普通的异族女子成为王妃,又从王妃成为国主,继而无形之中杀死楼兰国许多名臣,这足以证明龙王妃是个极攻于心计的人红楼奋斗生涯。
但说实话,这个女国主却是个了不起的明君,老国主的眼光绝然没有错。
龙王妃上任之后,听闻中原遭到魔界的进攻,立即升任左将军落日为辅国王,掌握兵权。这落日比起察罕来说,年岁要小一些,但有勇有谋,更具有帅才。
而察罕由于不承认这个新国主,便带着楼兰铁骑数千人马叛出城去,游荡于楼兰国附近。若是一般的国主,当然会立即派兵围剿叛贼,但女国主并没有这么做。
她叫落日发下檄文对全城百姓说:察罕乃是楼兰国少有的忠臣勇将,楼兰国的大门永远为他敞开。
据说察罕听了这道檄文后,本想攻城复位的想法也便淡去了,便派人传话于城内,察罕生为楼兰国人,当为楼兰国死。几千铁骑会在城外永保楼兰国的安危,作为他个人来说,可以听调不听宣。
所以楼兰国这几个月来召回城外闲散的百姓,积极地准备战势,严防有可能的魔界侵犯,一步步进行得有条有紊,倒也相安无事。
但现在,一切都变了,由于殿下的回来,察罕会不会保着殿下进城重夺大权呢?
总管心里的确有这种担心,他是生怕在外患之时又产生了内忧。
夜还未明,总管无法入睡,心思正在想着,突然,有人来报,说是国主召见。
总管不敢怠慢,忙起身前往。
如果说楼兰国城如宫殿,那么楼兰宫则似仙境。
所谓仙境绝不仅仅只是山水秀美,还有一种便如这里一样,极尽了侈华富贵。
楼兰国宫是金砖,银础,麝泥秦文廉,碎玉铺地,宫外一条官道却也没什么稀罕的,只是在官道的两旁,左右各有一个人工的河流,从宫中流出。
左河中流淌着乳白香甜的牛奶,右边河里则流出的是紫红色浓郁的葡萄酒。两色交映,折光于官道之上,心醉身也醉。这本是城主为了那些穷人们修起的两条布施之河别惹痞子王妃,但慢慢地城中再无穷人,这个也就变成了一大景致。
但自从新国主龙王妃上任以来,房艺谈便废掉了两条布施之河,据说这是为了战备所需。由于城中之人大都生活富裕,当然也就没有人提出反对的意见,只不过少了些景物而已。
总管便在两条干涸的人工河之间走进了宫中大殿。
比起外面的侈华绮丽,宫内议事大殿中倒是显得朴素了许多,但也是金碧辉煌,绚人二目,尤其这还是夜里,殿内点着火把,更是光亮异常。
正中一驾皇辇,四周轻纱罩下,里面隐约中端坐着龙王妃,也就是现在的楼兰国主,辇的两旁跪侍着两个男子,手里平拖茶盏。自从龙王妃当了国主之后刘卓灵,国主的宝座便被撤掉。每一次龙王妃临朝的时候都是由四个大汉抬辇而来,所以也就无人再能见到她的真面目了。
总管再向两旁看去,只见国内一级的大臣都已到齐,正端坐在旁边的桌案之后,在楼兰国中,众大臣是不必站着听朝的。
总管忙上前俯身施礼:“总管努里达参见国主。”
只见缦纱之中的龙王妃似乎点了点头:“坐下吧。”
总管努里达在旁一个空位子上坐了下来。他的对面正是辅国王落日,落日正当年红颊蓝饰雀,长得英俊非凡,一双虎目紧盯着总管,不禁令总管内心有种不祥的预感。
这时,只见龙王妃从帐中伸出一只纤纤玉手,从旁边侍者的拖盘中拿起银壶来,倒出琥珀色的葡萄酒,满满斟了一杯。
那名侍者起身将酒送到了总管面前,总管大吃一惊,刚要说些什么。
缦帐中的龙王妃用一种温柔中带着威严的口吻道:“这杯酒是我敬你的。”
此言一出,总管更是受宠若惊,要知道国主敬酒是极少的情况,赐酒倒是经常有的事情。
总管努里达忙起身跪拜拿过酒来,仰头一饮而尽,然后将银杯轻轻地放在拖盘之上。那名侍者又退了回去。
努里达心里跳得厉害,他不知道龙王妃这是什么意图,却无意间发现对面的落日嘴角上挂着一丝冷笑,他的心就更沉了。
这时,龙王妃开言了:“总管大人,既然你已经喝了我敬你的酒,我希望你能跟我说实话。”
努里达立即又跪了下来:“臣不敢不说实话双龙会国语高清。”
龙王妃似乎笑了笑:“坐下说话,没关系的。其实呢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听说殿下回来过了,是不是?”
总管努里达知道此事一定会泄露出去的,当下也不隐瞒道:“不错,大约在两个时辰前,还有一个一身绿衣的公子,不过我没有惊扰陛下,叫他们回去了,明日再见。”
龙王妃问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事到如今,总管努里达也不想隐瞒,他站起身来,转出身形来,面对着龙王妃的辇跪下道:“殿下是老国主的儿子,这次回来他并不知老国主已让位给陛下,所以我让他先回去有个心理准备。”
龙王妃道:“你没有说实话。”
总管努里达一愣,知道龙王妃不会善罢干休的,于是抬起头来道:“其实为臣的意思是怕殿下的回来与陛下您会不会有什么王位之争。当前魔界随时有可能进攻楼兰国,如果有了内乱,咱们恐怕就难以承受了。”
龙王妃点了点头:“还有一点,你怕我对殿下不利是不是?”
总管努里达没有回答,他闭上嘴。其实这也算是回答了,只是当着众人的面不愿说出来罢了。
龙王妃似乎并没有问下去的意思,她突然转头问:“落日,既然殿下回来了,你说咱们应该怎么办呢?”
落日看了看里面所有的人,慢慢地道:“臣不敢说。”
龙王妃问道:“你说,恕你无罪。”
落日点了点头,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杀!”
这个字听在众人的耳朵里不亚于晴空霹雳。努里达立即睁大了眼睛:“老国主还在刘灿梁,你竟然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来。”
落日似乎根本就不在乎总管的存在:“我之所以这样说是有理由的,三年前老国主就曾想杀掉殿下,至于为什么,我们并不知晓,当时是众人求情方饶了他的性命,但他却逃出楼兰国,这就犯了叛国之罪。我想老国主也不会坐视不管的,这也不算违背他的意思。第二,大家都知道察罕带着几千最精锐的楼兰骑兵在城外听调不听宣,他是殿下的师父,在坐的谁能保证他们没有进攻楼兰推翻国主的想法呢?”
努里达一下子站了起来道:“我可以保证褚映群,以殿下的为人,即使察罕要这么做,他也不会答应的。”
落日笑了:“你敢保证,你知道殿下这几年有什么变化吗?你知道殿下走的时候会不会嫉恨老国主要杀他?他身为殿下,现在老国主让位于他人,他能服气吗?”
努里达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