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叛的鲁鲁修第一季永定第一名山-新永定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32
永定第一名山-新永定


立于山脚,远望东华山绿林如涛。刘永良摄
永定第一名山
——国家森林公园东华山
□赖启彰

东华山坐落在永定东部抚市镇境内,位于博平岭山脉中南端,是金丰大山山系的主峰之一,海拔1034.8米,丹霞地貌。该山山下有一村落叫东安村,上山只有一条道,山势险峻,嵯峨千仞,有“自古华山一条道”之风貌。
东华山是以石美而称誉永定的“第一名山”。东华山的景观,从康熙到民国的各种版本县志以及有关诗文记载的有:九弯十八角、棋盘石、仙人椅、一线天、石鼓、鲤鱼浮塔、石泉井、燕子岩、梦床仙石、伏虎岩、仙人刻字、鹞婆石、石林、天池猴祭、列屏五指、雾涛日出等名胜,建有道观和庙宇。山中原始植被繁茂,有许多自然生长的名贵花木和药材,是一个清净幽雅的森林公园。野生植物有水杉、银杏、桫椤、青钱柳、黄楠、马尾松、毛竹等8大类332种;野生动物有画眉、穿山甲、野猪、黄麂等7大类146种。
东华山在2004年12月经过国家林业局批准为王寿山国家森林公园东华山景区,面积99.07平方公里。公园地处中亚热带向南亚热带过渡地段,属亚热带海洋性季风气候,夏无酷热,冬无严寒,雨量充沛,光照充足。森林资源丰富,林木茂盛,保存着成片的原始热带雨林,物种丰富。初步调查明确的植物266个科1986种,不少是国家珍稀植物;昆虫128个科1341种,国家级保护动物有19种,具有很高的科考研究价值,有待于进一步详查。

东华山的山门是一个石牌坊,上书醒目的“第一名山”。刘永良摄
自然风光
“九弯十八角”是形容从山下东安村到东华山寺的唯一登山道路的景观。山道逶迤曲折,依山顺势,绕过九座山脊和山谷,这九座山被称为东华山的“九峰列屏”。山道全部用石铺砌,规格相当于驿道,遇涧架设石桥,直通东华山寺。行走山道可以欣赏山下的桫椤群、山腰的青钱柳等国家保护植物,以及山门、石刻、棋盘石、仙人椅等处石景。
穿越竹林带戴良纯,在山道三分之一处便可发现陡峭的山道变得平缓而豁然开朗,建有一座凉亭。从凉亭后的小道入窠,可见一个开阔的山坡地,留存建筑遗址,据说原址就是“黄庭”,最早的东华观。遗址后是东华山道僧墓葬群,正中为“开山华音祖师历代一派之墓,巽山乾向,丙辰丙戍分金。”
山道穿越竹林,进入阔叶林,在一转弯处,只见道路从石中穿过,俨然山门耸立,路边石壁有“佛门”两字的摩崖石刻。跨过天然石门建有一座牌坊,两根方石柱上架一方石横梁,石柱旁分立一对石鼓以加固门的稳定性,三块石用卯榫结构组成一道门,门梁上放置一块横石,赫然“第一名山”跃入眼帘。跨过山门,便进入针叶林与阔叶林交混带,不久可见清代建造的凉亭横立在峭岩之上,为穿亭而过的路人遮雨歇凉我去炸学校。出了凉亭在山脊转弯处可见“棋盘石”,石平而方,直径约八十厘米,宛如八仙桌面,石面隐约是棋盘,旁有容数人歇坐的小石凳,散落有序扎根在棋盘旁李蕴洁,仿佛散落在棋盘旁的小棋子,相传为南斗星和北斗星在此对弈所留。前方山脊转角处可见“仙人椅”,只见峭立的石壁上有一状似交椅的小石峰,光滑无扶手,好像长期有人座。人站在椅座上方,习习山风可以撩起衣服,风声、涛声催人入座,怕高的人哪怕是踏前半步都会头皮发麻,毛发悚然,脚底出汗,真是凡人不可坐,只容仙人坐。
坐在棋盘前凝神静听,便可听到山涧流水伴随涛声、木鱼声组成的交响乐。俯瞰前路绕石蜿蜒盘折而下,不见尽头。抬眼一望,对面就是东华山的主峰。只见山峰似燕似鲤,峰尖开裂,一大一小,形似俯冲的飞燕和跳跃的鲤鱼,所以人们命名为“燕子岩”和“鲤鱼峰”。在翘起的鱼头上建造一座砖木结构的四层六角形塔,称为“鲤鱼浮塔”。塔右石壁硕大的“佛”字石刻依稀可见,即是著名的“仙人刻字”景点。石壁下是“九鲤仙庙”,右方不远是“关帝庙”。东华寺庙阁嵌建在悬崖下,老县志形容“登阁俯视,佛殿脊瓴,如弩牙外张,堂宇不可见,缩于石也。”
继续前行,绕过山脊,又见浓荫遮盖阳光,山道平缓,可以吸入清新的具有淡淡花香且富含氧离子的气味,行走之际谁都忍不住要深呼吸几次。山涧上架了一座石桥,站在桥上,依栏下望,涧水潺潺,涧中“鲤鱼”在极力跃跳瀑布,形似鲤鱼的多块巨石,悬于涧边,附在陡壁之上,涧中石笋嶙峋,笋顶上悬空搭盖“观音阁”,因为在悬崖峭壁临空建造,所以也称“临庵庙”,又因全山有大小九块形状象鲤鱼的嵌石,曾称“九鲤仙庙”,今称东华山寺。
越过深涧,进入东华山寺门。前门为石柱门框,横书“东华胜地”,左入东华山寺,右上关帝庙、九鲤仙庙和鲤鱼浮塔,塔旁有一条蜿蜒曲折的登山小道,可达燕子岩与鲤鱼石峰顶,“人或立之,宛在笔尖”,也通“老鹰嘴”(俗称鹞婆石)、天池、石林。
寺前有丛“搔痒奇树”,乃一奇景。树干光滑,夏秋之际,满树紫红花,触摸树身,支晃叶摇,甚至会发出微弱的“咯咯”响动声。似羞似笑,极似含羞草,多戏称为“含羞树”或“含笑树”,被许多游人所触摸,拍照留影。笔者也曾试行“瘙痒”,着实如此,专家称之为“紫薇”。宋代诗人杨万里诗赞颂:“似痴如醉丽还佳,露压风欺分外斜。谁道花无红百日,紫薇长放半年花。”
东华山寺建于悬崖凹陷处,阴凉干燥,如同衔在燕子口中的食物和鲤鱼嘴中吐出的珠宝。开山之初,该处是华南虎栖息所在。明万历间道士黄华音拄状上山,“虎见驯伏,如家犬恋其主人,喝以他徙,始扬尾而去”,留下“伏虎岩”、“喝虎岩”的美丽传说。大殿之右有石如伏虎叶云表,人称“老虎岩”,上方就是鲤鱼石。老虎岩前数米有裂隙数丈,斜透一线日光,人称“一线天”。笔者曾冒险攀爬过“一线天”。狭窄处无法转体,极易被卡,需要一开始掌握姿势,缩胸收肚柔曲身躯方能通过禁忌的神话,时不时还有黄鼠狼窜出,石燕、蝙蝠扑腾,常常惊出冷汗。如不是多人同行,必然毛骨悚然。穿出洞外后即见燕尾耸立,已经到达岩顶。往右绕行,再看峰尖,则变成鱼尾巴了蟒蛇窟。
在殿左也有一个洞穴,外窄内宽,有石桌石凳,明亮干燥,当山风吹来的时候,可以听到阵阵鼓声,如果敲击石面,有擂鼓之音传出,又称之为“石鼓”。
“老虎岩”下有“石泉井”,水清泉甜如甘露,井小却可同时供300人用膳而不枯。佛殿旁的石床,据说祷告后在此石床上睡上一会,可梦得一生际遇凶吉,是一个神奇的“梦床仙石”,曾建造“梦仙阁”。阁右有“燕子岩”峭壁乃是硕大的天然石壁,壁上刻字依稀可见,朦胧可辩,传说是“仙人刻字”所留。
老虎岩右百米山梁处有“老君献桃”的景点。粱脊前有马头石,后有一个硕大的蟠桃石,在云海中形似马拉蟠桃穿云驾雾疾驰。粱腰处“老君”安坐,咧嘴抚腹,形神俱佳。老君石是一自然石壁,仅头部有少许雕琢痕迹,坐台处石壁上有三个朱红色的“佛”字石刻。后人有说象泉州的“老君”,也有人说是笑口常开的“弥勒佛”。
殿前悬空扩展,全部砖木结构。凭栏远望,晴朗之际有“列屏五指”奇观。登山之路,隐约可见,“棋盘石”则清晰了然,山道绕行的九座山峰,只可观察到五座峰尖。康熙年间永定县教谕李基益描述道:“坐佛殿前楹,远望如列屏,苍翠层起。屏外,若伸掌见五指者为五指崠。天气晴霁,可见大埔界,则粤东诸山咫尺耳。”春秋之际可见“云海雾涛”奇景。旧县志《山川志》有传神的描画:“当秋深乍晓,白雾弥漫。久之,山尖微露,如园笋茁生,俄顷骤长。及阳曦上吸,又芒如洋海矣。”白雾满壑,犹如海洋,山风鼓动,波澜起伏,各种石景,时隐时现,顿为鲜活,实在壮观。
还有一种“烟雾奇观”,在山下看,东华山常年处在云遮雾罩之中,即使是晴朗天气,也能看到山腰有淡淡的烟雾飘荡,这种现象的产生是因为山下居民的炊烟及拜山者的香纸烛炮烟雾,林密路幽不易扩散,伴随游人登山而移动,到了阔叶林与针叶林交混带凝聚缥袅,在针叶林带就被山风吹散了。从山脚下看山腰就象有云雾飘带在流动,这种现象被描述得神乎其神,加上宗教界的大肆渲染,使信徒们更加神往、崇拜、虔诚。其实这是特殊的地理环境所形成的山下气流抬升与山顶气流下压交互作用下所形成的一种现象。当然,在雨雾天气状况下,登山者是在迷蒙状态下穿越的,只有到达山顶才可以看到人已经把云海踩在脚下。
观看壮观的云海在春秋季节到“老鹰嘴”顶,才可以真正领略到自然景观的奇妙。“老鹰嘴”在佛殿后山,顶首长了一棵松树恰似鹰冠,鹰咀下刻有“感仙”两字。据说是某一秀才感恩所刻。欲想观望“雾涛日出”奇景,需要摸黑上山股道叶开,爬上老鹰嘴依坐在松树下等待日出。晨曦微露,天地混沌,一缕晨光,云蒸霞现。突然之间,跃出红盘,徐徐上升,光芒渐强。雾退云生,山峰微露,金丰大山的脊梁宛如游龙在云海中隐现,老鹰、海燕在云海中穿梭,鲤鱼在波涛中翻滚,人站在云海上踏波,漂浮如临仙境。日出云退,西南方福三线公路犹如飘带,在云海中舞动,东北方天池、石林显现。
天池峰又名猴子山,峰顶有湖,乃古火山口,湖旁石峰林立朱宸卓,形态万千,曾为猴子的天下,相传古有‘猴王墓’,猴群穿梭于石林之间,如今石林和天池旁一个精致的石砌园冢依旧,但“天池猴祭”已成绝唱。康熙版县志记载:“顶有天池,旱岁不涸。池上有猴王冢。时届清明,众猴揭他冢纸,环挂墓巅,百十为群,采果以祭。其或逐队嬉游,悬崖走壁。有时佛性如人,合掌听经。寺侣呼为‘道友’云。”
“列屏五指”、“雾涛日出”、“天池猴祭”是东华山的三大自然奇观,被历代文人骚客渲染吟唱北出菜奈,也吸引众多学子寄读观赏,留传下许多美丽的故事。在1996年8月8日,全县发生洪灾,山下村民看见从未听闻过的奇异现象。只见主峰南面山下石壁突然大开裂口,洪水滚滚而出,连泥带水催毁数亩良田,之后又悄然闭合,变成脸盆大小的洞穴了,半山的山塘也没有水了。石壁开合之谜给人们留下许多想象,事后称该处石壁为“泄洪洞”,良田上的淤泥至今留存。

沉重历史
东华山开发于明代万历年间。旧县志载:“先是东华山密林深箐,巉岩峻峭,虎踞其穴,人迹不到。”抚市华丰道士黄华音,首先上山,驱虎下山,与猴为伴,结芦修行。
黄华音师从著名道士沈龙湖,精通黄歧,施医于民,且结交官宦,口碑非凡,素有活神仙之誉。沈龙湖早年在青草湖学道,出师后曾为吏部尚书蒋德馨求子,很灵验,蒋尚书十分感激,赐为“真人”,为之撰诗立碑,颂扬功德,从而名声大振反叛的鲁鲁修第一季。黄华音则擅长儿科医术,对当时幼儿麻疹、天花、惊风等凶症疗效甚高。他独自在山上修行,每日颂读“黄庭经”,时常下山利用行医布道,广结善缘,仙山仙名日震,获得龙岩进士、刑部侍郎王命璇(璿)鼎力资助,和周边地区善男善女的布施,很快就建起了道观,修好了路,成了永定、龙岩、广东一带的名山名观。新挖掘的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卢廷书捨香灯田碑》碑文记载:“东华…神秀,……明万历间华音道人来……开山,建立塔亭……”。康熙版《永定县志》载:“龙岩王侍郎命璇、邑庠沈文熸各厚施其庵。”并把黄华音列为“仙”家,编入《仙释传》。
黄华音晚年在峰巅鲤鱼石上建一塔,既为仙山增色程前近况,又寓与鲤仙同列仙班。仙逝之后,其弟子将他灵骸存放塔中,在伏虎岩悬崖塑造华音像祭祀修行。不幸的是,在乾隆十三年(1748)名山名观遭遇灭顶之灾,被官府毁掉华音神像,拆毁灵塔骨骸,焚烧藏经,没收田产,驱散弟子。旧县志载:“乾隆十三年奉禁白莲教,知县潘汝龙毁其藏经,折藏骨之塔,毁华音像,驱除羽流,缘李和尚谋占山场,诬陷其实。”
乾隆十三年(1748),朝廷下令查禁白莲教,有一个姓李的和尚为了谋占山场传扬佛教,便向永定县政府诬告东华山是白莲教的据点,意图谋反。知县潘汝龙接到举报后带着军队上山,把山上的道士全部抓捕入监,审讯甄别,终因证据不足,下令驱逐。抓捕同时对山上建筑进行摧毁,可以说是夷为平地。颁发布告,没收田产,不准道士聚集重建。当时,东华山寺庙田产可以收到的田租有二百零七桶,折合官斛四十一石四斗,按照当时赋税制度进行折算,历年信徒捐赠的田产已经达到1235.8亩。这些田产没收为官田,田租收取充入抚溪观音堂社仓存贮,作为救灾应急的钱粮。直到乾隆十九年(1754),得到抚院陈宏谋的批准发布,过去抚溪社每年所收租贮仓部分,永远作为社仓的资本。今后这些田产仍然归还东华山庵内,作为香灯之田。
东华山作为道教圣地,遭遇毁灭性打击之后,成为佛教圣地了。田产归还之后,由乡人延僧主持山中事务,首先把散失在山涧林下的道士遗骸收集归拢,在塔下山窠的山脚下道观遗址后,建起“开山华音祖师历代一派之墓”,现在还可以看到主持僧真一在乾隆二十三年(1758年)募立的碑文。为了纪念黄华音仙师开山之功,在原来华音塑像的位置上设置黄华音真人灵位进行祭祀。清嘉庆四年(1799)重建“鲤鱼浮塔”,在燕子岩下的伏虎岩前利用山涧石笋和竹木搭建观音阁,开始祀奉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尽管遭遇火灾,殿阁全毁,但乾隆四年铸造的铜钟得以保存,至今成为文物。
从此,东华山又开始兴旺起来。旧县志记载,到了嘉庆年间,“贡生张尔诚等募修。旋崩毁。后,举优贡生赖允中等,复行募修,加建关帝殿。”
道光十年(1830)四月,用火不慎,佛堂前后毁于火灾。于是,东华山寺进行再次重建,同时招募僧人主持寺庙。
1935年8月国军以藏共之名上山劫掠,殿堂化为灰烬。1939年又一次募集资金进行大规模修建,并招募住持僧。
1956年,合作社之时,寺庙田产全部入社,住持下山在东安入社,但每逢初一、十五还会上山烧香颂经。在文化革命期间,红卫兵上山破四旧,把百尊木雕泥塑的神像推倒摧毁,他们在主祀位置张贴上毛主席的像。改革开放后,上山旅游与“烧头香”的人们日益增多,尤其是大年初一“烧头香”和观日出的人络绎不绝。经过多次整修,如今已经焕然一新。公路开通到山脚王默君,建有停车场,桃园边餐馆林立,庙宇边也建有供游客食宿的土楼旅馆。东华山纳入国家级森林公园建设规划之后,成为新的旅游名胜,上山欣赏自然奇观的人们日见增加。
第一名山
东华山的山门是一个石牌坊,上书醒目的“第一名山”四个大字,落款为“赖步庸立于嘉庆庚辰春月”斗锦堂。对于“第一名山”的来历,县域内有不少传说,大体可以归纳为三种。“王侍郎命名说”、“乾隆赐名说”和“赖步庸命名说”。
“王侍郎命名说”。王侍郎(1575~1653),《永定县志》载名命璇吴凯伦,《龙岩市志》载名命璿,璿是璇的异体字,字君衡,号虞石,龙岩人,明万历三十二年(1604)进士,官职刑部侍郎。黄华音开发东华山得到他的鼎力资助。当东华山道观建成时,黄华音与师傅沈龙湖特邀时任吏部尚书的蒋德馨与刑部侍郎王命璇到山开光,现今时兴说法是剪彩。因该山尚无名,于是黄华音请赐名宋世鹏。虽然黄华音每日念诵“黄庭经”,观名自号“黄庭”,但名号不雅。蒋尚书看到这里山石嶙峋峻峭,上山只有一条道,颇有“华山”之味,此山位于神州东部,也位于县域之东,当地村落叫“东安”,华音祖籍叫“华丰”,可称山为“东华”,遂命名为“东华山”,将黄华音建的道观称为“东华观”。王侍郎觉得这里自然景观奇特,如临仙境,意犹未竟,脱口而说此山乃“第一名山”xeq玻尿酸。之后,第一名山的称谓经过道士与信徒的渲染得以传播。
“乾隆赐名说”缘起廖鸿章。廖鸿章字南崖,乾隆元年(1736)丙辰恩科中举,乾隆二年恩科殿试二甲,在翰林院任庶吉士,官至翰林院检讨;侄儿廖瑛,字璞完,雍正十三年(1735)乙卯科中举,同登乾隆二年三甲进士,在刑部任职,官至江西按察使。叔侄二人在青少年时期都曾在东华山就读,同时参加汀州府院试并被录取,出仕后均在朝廷任职,形成在永定广为流传“独中青坑”的故事。乾隆二十二年(1757),乾隆南巡到苏州时,特地到廖鸿章掌教的紫阳书院视察,听取廖的汇报。在听完汇报之后,询问廖家乡趣闻,廖便说起年青在永定东华山就读时所见的东华山胜景,所闻的“幻化蜈蚣”和“独中青坑”故事。乾隆听后赞叹东华山说:“不愧为第一名山!”并赋诗一首赠廖,廖以君韵和了一首。君臣和诗被永定旧县志所记载。事后,廖鸿章将此事告诉家乡父老。从此,老百姓就像得了圣旨,将东华山口头御封为“第一名山”,“第一名山”的名气也就越传越广了。
“赖步庸命名说”。首先,山门是在清嘉庆庚辰,即1820年的时候立起来的。当时是修缮东华山的后期,名山无门,有损名山之誉,所以独资兴建的。赖步庸名允中,号平山,永定抚市社前人,生卒于1752~1820年,乾隆丁未(1787年)科岁贡生,有步兰、步登、步宽三个弟弟小李明,三个儿子中有长子、三子是贡生、次子是武秀才。曾伯祖父赖文禧(1661~1736年),字存祉,号介繁,是社前最早的烟商之一,从烟生意中获得利润,在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由监考选府经历,是社前著名的绅商。父亲赖秉萼(1730~1791年),名斐英,号竹峰,是兄弟共创的秉燮商行的创始人,获利后,在1756~1766年共同建造占地18亩的府第式五凤楼——崇德楼。之后,例授直隶州州同而出仕。家族背景显赫,本人岁进士出身又担任过族长,儿子均有功名,同时有祖辈共创的秉燮商行和后辈开办的“广昌泰”商号的经济支撑,树立山门是继前辈赖长照捐建东华山关帝庙之后的又一善举。据道光版《永定县志》记载,“赖奎旺,字庚兴单三娅,号长照,贡生,抚溪社前人。……辛酉迄己巳(1801~1809)……捐修东华山关帝殿一百五十金。”修建关帝庙在前,树立山门已经推后十余年了。其次,“第一名山”四个字是赖步庸所书,他书香门第,岁贡出身,时近古稀,书法笔力苍劲玉女性重伤,日显功力深厚,在族众荐举下义不容辞而为。再则,东华山“乾隆赐名”和“幻化蜈蚣”的传说已经广为传播,并且在当时县域管辖范围的名山中东华山确实可以名列第一。尽管今人把东华山与王寿山相比较,说两者同是石山,高度相差二百多米,开发时间相差二个朝代,为什么王寿山不是第一名山?只因王寿山处于福建广东交界的洪山乡,在明嘉靖三十七年(1558)之前属于上杭来苏里,之后属于上杭管辖的峰市特区境内,而东华山的开发尚晚了峰市半个世纪。
寺庙建筑
东华山寺、九鲤仙庙、关帝庙、鲤鱼浮塔是山上主要建筑物。
寺塔前建有门楼,顶部有一只凤凰。门楣上书“东华胜地”,石门框镌刻一副对联:“东山普照常留月,滕旋华岳清高不礙云。”横批:“小有洞天”。门楼为清光绪丙午(1906)重建,凤凰是嘉庆年间建造的塔顶标志,近年修塔时移植门楼。
东华山寺为主建筑,两堂之间有天井。后堂砖木结构,重檐歇山顶,抬粱式构架;前堂为木结构,悬空架建,铺设木地板;两厢为厢房。后堂是诵经祭祀场所,前堂为观景场所,厢房起居使用。文物仅剩乾隆四年铸造的铜钟。
鲤鱼浮塔在寺后峰巅,据说是在开山祖师黄华音年时已高之时始建,清嘉庆四年(1799)重建。四层六角范小萱,砖木结构,高18米,塔顶塑有一凤鸟,相传为东华山的标志,塔内有历代游人香客的诗对。1983年公布为县级首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县级首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九鲤仙庙、关帝庙在寺外,均为嘉庆期间建造,都是单间土木结构,歇山顶,抬粱式构架。关帝庙是在庙学的旧址上建造的,如今保存的是1984年重建。九鲤仙庙则是清同治元年(1862年)重建。
书生意气
东华山在明万历开发以来,在嘉靖年间已经香火不断,由于黄华音重视收集经典书籍,并建有藏经阁,山上自然景色秀丽奇特,环境清静优雅,吸引了许多学子结伴上山阅读,这些学子中许多完成了科甲应试,榜上有名。进士、举人、贡生层出不穷。也有许多文人骚客登山游览,留下笔墨颂扬之迹,好些景点联系着的掌故趣事仍旧在民间流传不绝。
清康熙三十六年(1697)知县赵良生对康熙壬子第四版《永定县志》进行增补,由时任教谕的龙海举人李基益总纂,收录了他自己在1695年游览东华山时所写下的游记《东华、石麟二山记》。在道光十年(1830)编修第七版《永定县志》之时,时任分编的举人赖廷燮在1800年所写的游记《东华山八景记》也被收录。
在各种文史资料中收集绘灸人口的诗文有明朝裴汝甲的《东华山》和知县伍可爱的《东华山》、顺治进士黄日焕的《黄愧峩诗集》、康熙时期岁贡生熊龙其的《学山楼遗稿》与庠生卢子文的五言排律《东华山》,苏映华的七律《九日重游东华山》、王锡圭的七绝《夜宿鲤鱼阁》和清光绪进士赖宏《偕同人游眺》、《秋日重游东华山》及清朝光绪年间博学鸿词科的长汀人范绍质的《天池峰远眺》、抚市乡贤黄泰营的《咏东华山胜景》等。
东华山开辟以来,不少学子曾在山上就读,明崇祯进士吴煌甲、清顺治进士黄日焕、康熙县志秉笔岁贡生陈钧奏、乾隆进士廖鸿章、廖瑛和光绪进士赖宏等均在山上就读过,形成上山就读必得功名的潜意识。因此,流下许多传说故事,如“幻化蜈蚣”与“独中青坑”等。尤其是黄日焕“幻化蜈蚣”爬下“鹞婆嘴”的传说神乎其神。
黄日焕字愧莪,明崇祯十五年(1642)录为庠生,清顺治十七年(1660)中举,十八年殿试三甲进士,官至淮安府同知。十八、九岁时曾在东华山读书,常在涧边、崖顶、林中僻静处阅经数典。有一天,在“老鹰嘴”依着冠顶松树忘我读书,犹如闲庭信步走到嘴缘边,待转身返回之时,方发现回身已经没有落脚转身的地方,下临悬崖峭壁万丈深渊,真是出去容易回来难,于是惊伏石上紧攀凸石,山风阵阵鼓吹,很难再立身行走,只得等待夜幕降临难辨深渊之时慢慢爬回。回到住处,道士询问,如实禀告,但无人相信。另有一说是道士看见他向下游走,渐渐不见身影,以为已经堕岩,没想到当晚又见其若无其事在观中读书,惊叹他如蜈蚣能游走悬崖。之后便有黄日焕是蜈蚣精转世,日后必成大器的传闻。听当地传说有一条攀岩通道可以出去,是雕刻“感仙”者留,欲看摸这两字,必须沿着这条“路”游走。时至今日,这字是谁写谁刻,如何刻上,何时雕刻等问题一直困扰着人,引诱探寻者的好奇心。笔者在年轻的时候也曾跃跃欲试过,在当地人的示范引导下游走几步便是心惊胆战,只好无功而返。想必当年黄进士游走石上也是基于此因吧!无独有偶,在抚市还有赖宏进士也是蜈蚣精转世的传说。
“独中青坑”是指在清代科举时代发生在永定坎市青坑自然村的一种科举文化现象。在清代乾隆时期,坎市镇青坑村有十七名童生在东华山借读,带有一名书童长谷川贵彦,有一年他们一同前往汀州府参加郡学考试,同时前往参加考试的生员还有本县其它地方的学子,结果发榜后,录取为郡学庠生的永定籍生员18名,全部是青坑村的学子,甚至连书童也被录取。因此,出现“独中青坑”的故事。青坑村在清代先后出过五个翰林、两个进士、七个举人,尤其是集中在廖鸿章一脉宗支上出现的“五代五翰林”现象,更是科举史上罕见,被传为士林佳话。由于这些故事都与东华山借读有关,所以也成为东华山游览或参拜的趣谈佳话。

欢迎转载,请注明来源永定新闻网
制作:吴丽仙 主编: 刘永良 监制: 苏冠生
投稿邮箱:jryd8167@163.com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