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特片电视剧离歌还在身后 她已经走远-醒看红楼梦里人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77
离歌还在身后 她已经走远-醒看红楼梦里人

“才自精明志自高,生于末世运偏消。清明涕送江边望,千里东风一梦遥。”
精明志高的探春,同迎春形成鲜明对比。迎春是一块沉默的木头,躲在角落里默默无闻,却躲不过被碾得粉身碎骨的灾祸禁闭情欲。
探春是一朵骄傲的玫瑰花,她用刺给自己围起一道栅栏,却避免不了被连根拔起,远离故园的命运。
探春重视秩序,强调规则,讲究尊卑有序,尤其对身份问题很在意,她是贾府里封建等级观念比较强的姑娘,也是对贾府最忠心耿耿的一个姑娘。
正因为这样的言行表现,她被人诟病疏远自已的庶母赵姨娘,与嫡母走得太近。
封建社会的庶母是奴才,并不因为生儿育女,而改变身份,通常情况下,她们生下的孩子,应该交由嫡母抚养。
人情社会中,规矩从来都不是铁板一块,孩子与庶母和嫡母的关系,没有一成不变的套路。
探春的弟弟贾环就由赵姨娘带着,王夫人并没有把他弄到身边何晴近况,她有宝玉,不想让别人的孩子分去他的爱。
而老太太喜欢孙女的缘故,探春和几个姐妹都跟着老太太住,既不在庶母身旁,也不在嫡母身旁。
这是探春的幸运,如果跟着赵姨娘长大,在这个颠三倒四的母亲影响下,不可能成为一个出色的女性。
反过来,这又是探春的另一层不幸,因为她的出色,贾府三春,唯有她被统治阶级看中,当作和亲工具,成为贾府里又一个远离亲人的姑娘。
命运常常就是这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探春对赵姨娘很冷淡,跟忌讳庶出身份有关系;而赵姨娘人缘很差,穷形极相,在府里经常闹得鸡飞狗跳,也让心高气傲的探春无法亲近。
赵姨娘除了不断给探春找麻烦,提醒众人,这个能干的姑娘是从自己肚子里出来的异界瞬发法神,并不曾关心过女儿的成长。
连带着,探春也疏远了弟弟贾环。贾环没有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成了府里的问题少年,众人眼里的斗筲之辈,是探春外套上的一个破洞。
即使这样,贾环的地位也比探春高。
王熙凤曾经为探春叹息:“只可惜他命薄,没托生在太太肚里.....虽然正出庶出是一样,但只女孩儿却比不得儿子。将来作亲时,如今有一种轻狂人,先要打听姑娘是正出是庶出,多有为庶出不要的。”
庶生子跟嫡生子的权利,除了在世袭官位上有所区别外,其他的待遇基本一样,他们也可以通过科举考试出人头地。
但庶出女孩的情形大不同,因为她们的人生只有一条出路:嫁人。而在婚嫁的待遇上反特片电视剧,庶女跟嫡女无法相提并论。
庶女在成长过程中,不可能完全摆脱生母的影响,小妾通常长得漂亮,但个人素质和门第出身,往往跟正妻差别较大,所以,大户人家娶亲时,一般都在意女孩是庶出还是嫡出。
迎春出嫁以后,境遇非常悲惨,食不裹腹,衣不蔽体,最后死于虐待,如果她有一个强大的生身母亲,能为她说几句话,也许境况会稍好一点。
这也苦了探春这样的姑娘。探春在金陵十二钗中位列第四位,只排在黛玉、宝钗和元春之后,足以看到作者对她的器重。
作为庶出的姑娘,她自强不息,努力摆脱出身的困扰,没有辜负作者的器重。
探春在书中甫一出场,作者就借林黛玉的眼睛,看出她与迎春、惜春的不同:“削肩细腰,长挑身材,鸭蛋脸面,俊眼修眉,顾盼神飞,文彩精华,见之忘俗。”
“顾盼神飞”的神态,渲染出探春的机敏过人,也勾勒出一种积极自信的人生态度。
探春在府里,绝对是不容小觑的存在。
王熙凤眼里无人,但在“在大姑子小姑子里头,也就只单畏她几分”;海棠诗社是探春组织发起的;贾赦想娶鸳鸯,贾母迁怒于王夫人,所有的人都不敢吱声,只有探春站出来,为王夫人抱不平;仆人眼里,探春是“玫瑰花又红又香,无人不爱的,只是刺戳手”,是“老鸹窝里出凤凰”……
秦可卿曾经托梦给王熙凤,赞其“脂粉堆里的英雄”,在探春面前,王熙凤却自愧不如:“......倒只剩了三姑娘一个,心里嘴里都也来得......他虽是姑娘家,心里却事事明白,不过是言语谨慎。他又比我知书识字,更利害一层了松下忠洋。”
王熙凤背景深厚,大权在握,心高气傲,又因工作忙碌,除了晨昏定省,必要的应酬,从来不跟家里的女人们扎堆咬耳朵,秦可卿是她在平儿之外,唯一可以说上几句话的女人。
托梦时,秦可卿对王熙凤说了她的担忧和筹画:“……荣辱自古周而复始,岂人力能可保常的?莫若依我定见,趁今日富贵,将祖茔附近多置田庄房舍地亩,以备祭祀供给之费皆出自此处纯美苹果园,将家塾亦设于此......便是有了罪,凡物可入官,这祭祀产业连官也不入的。便败落下来,子孙回家读书务农,也有个退步……”
这种深谋远虑,居安思危的胸襟,贾府里的男人无一人可有,他们只顾坐在表面的盛世繁华上,指点女人,激扬钱财,全然不顾座下是火山,还是泥潭。
秦可卿虽然高瞻远瞩,但缺乏实践锻炼的平台,兼受人性弱点所累,尚未出师,便魂断天香楼。王熙凤有出众的管理才能,却没有忧患意识,缺乏长远眼光。
秦可卿如果能活着,作为王熙凤的左膀右臂,王熙凤的下场恐怕不会被她自己折腾得那么悲惨,贾府多少会留点后手,不至于“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
探春的成长,无疑是王熙凤的希望,她虽是闺阁女儿,却兼具秦可卿的远见和王熙凤的才干。
探春有抱负,绝不会像迎春那样把年华虚度,很想有一番作为:“我但凡是个男人,可以出得去,我必早走了,立一番事业,那时自有我一番道理。”
她还没有走出去时,在家里就有了一个小试牛刀的机会。
王熙凤因操持过度,不知保养,身体出了问题,请假休息,王夫人临时调兵遣将,令探春带着李纨和宝钗担起管家的职责丁惟宁。
探春出色地完成了王夫人的任务。
探春理家和王熙凤协理宁国府,都是受命于紧急情况之下,但探春所遇到的情况,远比王熙凤复杂。
王熙凤早已经威震两府,探春才小荷初露,她首先要面对下人们的轻视和刁难。
赵姨娘的兄弟赵国基去世,按例要发赏银,负责此事的吴新登媳妇报告了死讯,之后再无下文,站在一旁。
“若是凤姐前,他便早已献勤说出许多主意,又查出许多旧例来任凤姐儿拣择施行。如今他藐视李纨老实,探春是青年的姑娘,所以只说出这一句话来,试他二人有何主见”。
吴新登媳妇想让探春出丑。这是被管理者给新任管理者的下马威。
机敏的探春没有掉进她们的陷阱,想必是软语温言,要吴氏说出以往的成例。
吴氏继续糊弄:“这也不是什么大事,赏多少任怡旭,谁还敢争不成?”探春再问,便推脱忘了mu5160,要查一查。
探春笑道:“你办事办老了的,还记不得,倒来难我们。你素日回你二奶奶也现查去?”被揭穿的吴氏“满面通红,忙转身出来”。
在跟吴氏的交锋中,探春站在管理者的位置,放下小姐的羞怯,反守为攻,让居心不良的吴氏,出了丑。
查清惯例后,探春决定给赵姨娘二十两慰问金,众人面前,赵姨娘对女儿发难,字字戳心:“……如今你舅舅死了,你多给了二三十两银子,难道太太就不依你?……如今没有长羽毛,就忘了根本,只拣高枝儿飞去了!”
探春气得“脸白气噎”,哭了起来。
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探春左右为难,多给二十两,势必被人说成以权谋私,而且赵姨娘欲壑难填,会得寸进尺;少给二十两,又被议论踩踏庶母,讨好王夫人。
李纨和王熙凤都看到了探春的难处,想当和事佬,要法外开恩,多给赵姨娘一点,但探春两相权衡,背负着不孝的名声,强势地坚持了原则。
虽然得罪了赵姨娘,探春却堵住了另一起小人之口。
贾府里,处处“刁奴蓄险心”,探春是个有大志向的姑娘,不会允许自己在阴沟里翻船,千错万错,坚持原则总没有错。她这样处理,又向王夫人靠拢了一些,她的才华,只有靠着王夫人才有施展的空间。
接着,探春又一鼓作气,拿宝玉李纨开刀,把学塾里每人每年八两银子的开支削减了;又把包括自己在内的姑娘们二两月钱减了。
这些费用虽然不大,但都属于重复开支,是王熙凤管理上的漏洞。
王熙凤虚荣贪婪,铁腕治家多年,为贾府做了一定的贡献,也得罪了许多人,尽管看到漏洞盈滢,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看到探春管家的大刀阔斧,王熙凤觉得是“抽身退步”的绝好机会,“......趁着紧溜之中,他出头一料理,众人就把往日咱们的恨暂可解了......”
王熙凤因贪婪怕蔡春猪,因虚荣怕,因暴力怕,探春虽然是初生牛犊,但她在管理上懂得刚柔相济,不存私心,所以无所畏惧。
开饭时,探春让把宝钗的饭传来一块吃,水谷雅子丫头们便让媳妇们去传,探春立即喝止:“你别混支使人!那都是办大事的管家娘子们,你们支使他要饭要茶的,连个高低都不知道。平儿这里站着,叫他叫去。”
平儿一出去,“办大事”的娘子们又是掸干净台阶让她坐,又是拿褥子来铺,还倒茶给她喝,足见平儿的威信之高。平儿跟着王熙凤后面管家,低调做人,谨慎做事,既给王熙凤打前阵,也给王熙凤收拾残局,府里男女老少对她都很尊敬。
贾府里,除了几位长辈和王熙凤,没有人会支使平儿办事,但探春喊着平儿的名字,严肃地给她下了命令。
一面抽掉带头闹事者的垫脚凳,一面把旁边摩拳擦掌的扶上高台,让看戏的成了演戏的,自己成了导演;这边又从平儿入手,灭王熙凤的威风,长自己的志气。探春的这一记组合拳,打得非常漂亮,为后面的管理,铲平了道路。
平儿是良善之人,若是包藏祸心者,探春在树威的同时,也在树敌,另有一层麻烦要处理。
得知探春的系列所为后,王熙凤大加赞赏:“好,好,好!好个三姑娘!”
探春的机敏,果断,敢于担责任,不怕得罪人,做了王熙凤想干却没有干成的事情,让王熙凤刮目相看。
王熙凤的过人之处是不妒贤嫉能,善于识才用才。她特意嘱咐平儿,“如今俗语‘擒贼必先擒王’,他如今要作法开端,一定是先拿我开端。倘或他要驳我的事,你可别分辩,你只越恭敬,越说驳的是才好。千万别想着怕我没脸,和他一犟,就不好了。”
探春上任的第三板斧,是在大观园实行承包责任制。
把园林土地承包给懂行的管家婆子,既节省了平时管理和打扫的人力重生粟小米,园里禽鸟动物的粮食也有了保障,还可以供给各房里的花果,又让承包者有一定收成节余,并提取部分节余,分给没有承包到物业的人,这种以人为本的管理,充分调动了大家的工作积极性。
“一年四百,二年八百两,取租的房子也能看得了几间,薄地也可添几亩”。在宝钗描述的美好愿景下,改革尚未出大观园,探春已经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她憧憬着,通过这些兴利除弊的措施,通过她们这些女子的努力异界修仙成圣,有朝一日,能给贾府这艘失去动力的大船加满油,再驶进旧日的辉煌。
那时候,因为她的年轻,因为她介入生活还不够深,纵然敏锐,眼光还停留在水面上的辉煌中,随着查抄大观园的开始,搅动一江浊水,探春才蓦然意识到,这艘大船已经在水下朽烂。
“山雨欲来风满楼”,王善保家的一行到达大观园时一级病毒,园里年轻人惊恐万状,个个如待宰的羔羊,睁着无辜的眼睛,等着屠刀向他们落下。
只有探春用纤弱的刺,扎向举着屠刀的人。
“凡丫头所有的东西,我都知道,都在我这里间收着......要搜,所以只来搜我”,查抄到秋爽斋时,探春命丫头“秉烛开门而待”,以鲜明的主人公姿态,挡住了查抄大军,保护着自己的领地李安琦。
她打了王善保家的一个耳光。
“‘你们别忙,自然连你们抄的日子有呢!你们今日早起不是议论甄家,自己盼着好好的抄家,果然今日真抄了。咱们也渐渐的来了。可知这样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是古人曾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须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呢!’说着,不觉流下泪来。”
这一段文字,也许代入了作者真实的被抄家之痛贝倩妮,所以探春表达出来的情感激越、强烈,在内忧外患面前,她的焦灼穿透黑夜,在贾府上空回荡。
她痛心疾首,想保护这个封建大家庭,奈何势单力薄。看到颓败,却回天无力,她成了贾府中最孤独的人。
无论是贾赦、邢夫人、王夫人、王熙凤这些管理者组成的蛀虫队伍,还是宝玉、惜春这些逃亡者的阵营,或者是宝钗、李纨、迎春这样毫无热情的看客人群,都是从贾府内部滋生出来的掘墓者大军。
探春不是他们之间的任何一个人,她是惊醒过来的改良派战士,手举木工刀斧,站在日渐沉没的封建家族大船上,四顾茫然,无处话凄凉。
在大船沉没的最后时刻,她紧紧靠拢的,竭力维护的封建家族,把她作为一件精美的礼品,献祭给了封建王朝。
探春临走前,宝玉非常悲伤,“探春倒将纲常大体的话,说的宝玉始而低头不语......于是探春放心辞别众人,竟上轿登程,水舟陆车而去。”
无论是昭君出塞,还是文姬归汉,每一个故事下面,都埋葬着一个女人不尽的凄凉。但探春走得洒脱,坦然,直到这时,她都没有忘记使命,做好了为理想奋斗一生的准备。她觉得心怀天下徐鹏军,故园就不远。
面对踌躇满志,即将远嫁的妹妹,忧伤不已的宝玉“始而低头不语,后来转悲为喜,似有醒悟之意。”
宝玉醒悟了什么?是人各有志,还是命该如此?还是想到了他在警幻仙境里看到的天机?随着情节的发展,他出儒向佛的路,跟探春一起启程。
探春的人生远远比迎春精彩,她是否能超脱元春的悲剧,作者没有告诉我们,人生不到最后一刻,都不会有答案。
悬崖上有鲜花丛生美玲凯,冰山上有雪莲绽放,污泥浊水中,荷花尚能笑傲江湖,在时代的大悲剧里,探春人生的小宇宙,也许会再次爆发。只有离歌,还在读者心头惆怅:
一帆风雨路三千,把骨肉家园齐来抛闪。
恐哭损残年,告爹娘:休把儿悬念。
自古穷通皆有定,离合岂无缘!
从今分两地,各自保平安。奴去也,莫牵连。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