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纯燕老公楚辞句式与流行歌词──以台湾音乐教父罗大佑创作为例-中国屈原学会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55
楚辞句式与流行歌词──以台湾音乐教父罗大佑创作为例-中国屈原学会
摘要:当今《楚辞》学的研究范畴,除了文献史料的传播、接受、收藏、当代数据库的建设应用等方面,尚可纳入“古典文学与现代文创发展”的路径。《楚辞》于台湾文创之运用,以深具剧场特色的《九歌》最受欢迎,然而若以《九歌》之名的文创运用,其实对于《楚辞》学的推广与发扬,没有太大实质上的帮助。
两千年前,《楚辞》继《诗经》之后,成为新诗体。两千年后,流行歌曲成为诗的新载体。素有台湾音乐教父之称的罗大佑,所创作的摇滚流行歌曲,其节奏展现具有《楚辞》型句式的特色。不自觉的《楚辞》型句式的创作意识,正是《楚辞》的活化证明,《楚辞》的不朽,不言而喻。
关键词:屈原、楚辞句式、罗大佑、流行歌词、文创产业
前言
文学作品,经时代更迭的自然删汰,经典化的极致,成为幼童启蒙的教材。如经典《唐诗三百首》,自童蒙至国高中阶段,为各级学校背诵的课外读物。成长后的作词家运用过去背诵经典的记忆,使古典诗词成为现代流行歌词借鉴的内容之一[1]。许多学者都认同,许多脍炙人口的现代流行歌词,其实就是视听时代的现代诗。其中许多运用古典诗词的中国风歌词,随着历史剧的热播,大众“因剧生情”而研究其中的典故与剧中历史意义。如现今大众已不读《诗经》,但《后宫甄环传》的片尾曲《凤凰于飞》“凤凰于飞,翙翙其羽”,引自《诗经?大雅?卷阿》,使喜爱该剧的大众研读《卷阿》诗,并于网络世界发表心得,《卷阿》诗藉由《后宫甄环传》在网络世界被传播着。因此就经典传播的现代意义来说,古典文学被现代流行歌曲所运用,所达到的再现与阅读意义,将比学院中的课堂教学效果来得大许多。
影视产业的发展,大量运用文献史料,使相关典籍备受关注,引起阅听大众求知的意愿。然而这种阅读与求知,对经典传播的来说,仍是一种表面的热潮,距离经典的活化,或许还有一段距离。近年台湾高等教育界面临少子化,与学生就业率的挑战,造成许多大学或系所必须转型或减班。以中文系(含国文系、语教系等)毕业生为例,课程设计本以任教小学、中学、高中国文课程为主。然而少子化使教师缺额递减,中文系毕业生就业困难,于是晚清时士人“穷经能否致用?”的历史问题,重现于当今台湾中文学界。作为传统中文系教学研究训练十余年的教师,面对现阶段各级中文系学生就业困境的现实,以任教科技大学,强调“学用一贯”的精神设计课程,除了2009年开始以文创作为《古典文学导读》的教学之外,2013年开始更设计适合“数字设计学院”的教材,如以千年来西王母神话的演变,作为设计学院学生教材,指导学生将古典文献与生活创意连结,提出商品设计概念。其中三件作品,通过校内两位匿名教授审查,取得了“经济部智慧财产局”核准了两案新型专利与一案的设计专利[2]。笔者愿以自身成功的文创教学,分享给传统中文学术训练的年轻学者,或许中文系毕业生未必往研究的路线,还能试着投入文创教学。
笔者以文创精神关注屈原作品,《离骚》为屈原一生理想抱负之总述,既有知识分子个人命运、也有家国历史的强烈特质,加上家乡民歌的表现形式,是当时相当成功的文创例证。屈原作品运用于台湾文创艺术,最成功的却是《九歌》。《九歌》是一组取自楚地民间的祭祀音乐,祭祀本身的庄严性、与作者求诸鬼神的浪漫情怀下,使《九歌》在两千年前,成为屈原的文创素材。即使在二千年后的今日,《九歌》的组剧模式仍引起阅听大众的喜欢,屈原眼光精准、取材成功,数十年来成为台湾艺术团体借鉴率极高的文本。1978年,台湾作家蔡文甫取“九歌”之名,希望能“为读者出好书,照顾作家心血结晶”的理念,创办了“九歌出版社”[3]。1987年另一个取“九歌”之名的是,由邓志浩创办的“九歌儿童剧团”:
《九歌》源自屈原所作《楚辞》,内容采自民间祭神之素材润饰而成,是一套完整浪漫的祭祀神鬼的仪式剧,有音乐、辞句、舞蹈。刘纯燕老公“九歌儿童剧团”撷取九歌原著精神及意蕴,以“发扬中华民族文化特色”为宗旨,“陪孩子渡过快乐而有意义的童年”为目的。期使屈原此综合有歌有舞有剧的中国古典民间戏根源,传承落实于中国儿童的现代生活中。[4]
以及1998年成立的“九歌民族管弦乐团”[5],1993年台湾著名的“云门舞集”以“九歌”剧目于台北国家戏剧院首演,至今仍于国际间演出[6]。2011年“薪传打击乐团”年度剧场音乐会,也以“九歌”为主题[7],作为乐团年度演出。
以“九歌”之名创业,或者以“九歌”剧目,再现楚地祭歌,对于《楚辞》体的活化与再现,仍是有限。两千年前的屈原取自民间的楚音创作,两千年后的罗大佑(1954-)取其句式创作流行歌词,更能代表《楚辞》体的活化。去年参与“2013年西峡屈原与楚辞学国际学术”研讨会时,因整理九歌句式与离骚句式的契机,赫然发觉:素有“台湾音乐教父”[8]之称的罗大佑,所创作歌词具有强烈的《楚辞》句式特色[9]。尤其许多作品仍传唱至今,历久不衰[10]。显然《楚辞》句式再现于现代流行歌坛,被大众所传唱并非梦想。

罗大佑崛起于校园民歌尾声时期,其创作意识与两千年前的屈原有些许相关,本文首先以“士人与世局”,论述两者间的同构型。其次以“《楚辞》句式与歌词创作”,作为罗氏创作流行歌词与《楚辞》句式的相似性。当然以现代流行歌曲的变化与多元吴坚忠,无法与《楚辞》绝对整齐句式完全一致,于是从罗氏创作中,亦可见到“二二二二”的延伸性。综上所述,故以“楚辞句式与流行歌词──以台湾音乐教父罗大佑创作为例”为题,论述现代《楚辞》体活化与再现的不朽价值。
士人与世局
屈原生逢列强环伺的楚国王室,其忠君爱国与士不遇的情怀,透过楚歌创作《楚辞》与《诗经》并列为南北文学双璧,从此不朽。两千余年来《楚辞》作为爱国士人的文学经典,又是南方浪漫文学的代表,深刻影响中国文学之长远发展。两千年后罗大佑的歌词创作,其句式与《楚辞》有某些程度的奇妙呼应。
1954年罗大佑出生于台北的医生家庭,5岁随父亲工作在宜兰住了一年半,初中二上学期又随着父亲转学到高雄。高中就读高雄中学,大学考取台中中国医药学院,优异的求学表现与南北漂泊的经历,逐渐形塑出医生性格的知识青年。幼年学习钢琴与吉它,奠定未来音乐之路的基础。1974年为学长林怀民[11]创办的“云门舞集”作曲,1976年为电影《闪亮的日子》作曲,逐渐展露才华。由于罗大佑创作的歌词具有《楚辞》句式的特质,即使二者时代背景差异颇大,看似没有必然的关联沸多里达克,经爬梳比较之后,仍有些许的共同性,如:出生于上层社会、具知识分子自觉性[12]、历经漂泊的岁月、以浓烈的情感唱咏对家国的关怀等。
(一)是诗人也是思想家
文学作品必须经过历史长期的淀积、无情的汰除,方能进入经典化的过程,成为科举考试必读的文本。至于现代,则必须成为教科书选文、中文系所开课专题讨论、学位论文研究等,如此方能被认可为跨越时代之经典名作。屈原是爱国诗人、政治家,也是思想家。在中国文学史上,已具有经典的地位。罗大佑作品如何与之比肩讨论?许多与著名歌手合作的作词者,即使随着歌曲的热销,或点播率极高,也未必能荣获学院或文坛给与诗人的桂冠。[13]因此简单来说,罗大佑可以被称为诗人吗?
1982年罗大佑首张专辑《之乎者也》,其中《童年》至今仍有许多歌手翻唱,许多歌手翻唱的歌曲不少,但能收入台湾国中一年级的上课教材,即指明《童年》的经典化已被肯定。值得注意的是,教材介绍罗大佑的相关内容如下:
有台湾音乐教父之称,是歌手、是诗人也是思想家,早期音乐作风大胆,以挑战政治禁忌的一曲“之乎者也”,可说是代表作,早期型像喜以一身摇滚战士打扮。
罗大佑最受欢迎的还是一些抒情歌曲,例如“穿过妳的黑发的我的手”、“未来的主人翁”、“童年”、“亚细亚的孤儿”、“家”、“超级市民”、“妳的样子”等等精彩之作。[14]
以“有台湾音乐教父之称,是歌手、是诗人也是思想家”,作为罗大佑个人简介给予台湾国中学生,不仅认同《童年》的文学经典,同时对于罗大佑不同于流俗,而能以知识分子的立场谢文轩,创作具有时代特色的歌曲,表示最大的肯定。因此,罗大佑应该可以被视为歌手、是诗人也是思想家。
1.文言虚字写抗议的摇滚乐
战国时期南方之歌《楚辞》,成为继《诗经》之后的新诗体,因此屈原是诗人也是思想家。罗大佑既以知识分子自觉创作,来区隔消费市场不同类型的须求,于是结合摇滚乐风,成为校园民歌风潮末端的继起者。创作的初期,为了与清新的校园民歌区别,首张专辑以文言常见的虚字南陵花神,编写成以“抗议”为主轴的歌词:
知之为知之 在乎不在乎 此人何其者 孔老夫子也
知之为不知 在在不在乎 此人何其者 寒山之子也
不知为知之 不在乎在乎 此人何其者 齐人是也…
很久以前我们的祖先都曾经这么说
现在看看我们的青年他们在讲什么 哇塞~…
剪刀等待之 清汤挂面乎 尊师重道者 莫过如是也
风花雪月之 哗啦啦啦乎 所谓民歌者 是否如是也…
《之乎者也》收入1982年的同名专辑,“之乎者也”是文言的虚字,以文言虚字作为对时代差距的抗议歌词,充分呈现罗大佑“知识分子”的自觉意识,同时也凸显他既是诗人也是思想家的标织。《之乎者也》的虚字多在句尾,此正是《离骚》虚字“兮”多在句尾的特色。
2.以摇滚乐评女性文学
1984年10月滚石唱片公司发行《家》的专辑,《穿过妳的黑发的我的手》,歌名及内容,具有现代诗的况味。这首创作,是罗大佑将《九歌》型句式“二二”,再衍生为“二二二二”的罗式句型。罗大佑的歌词创作,最具文学性的,是1991年滚石唱片发行了罗大佑的《追梦》专辑,其中两首歌,写他笔下的两位女作家:张爱玲与三毛。

《滚滚红尘》为1990年香港电影《滚滚红尘》而写的主题曲,《滚滚红尘》讲述抗日背景下,张爱玲(沈韶华)与胡兰成(章能才)的爱情故事,日本战败,张胡二人的爱情也幻灭了。即使后悔、怅然,然而在时代的变动下,终究无法挽回什么,这是罗大佑歌词中,经常可见将个人爱恋与时代关怀交迭,如此爱情变得更荡气回肠,时代既能毁灭,爱情的失败也变得理所当然。因此能轻易地表达出:动荡时代下的无奈与惘然。
起初不经意的你和少年不经世的我红尘中的情缘只因那生命匆匆不语的胶着
想是人世间的错或现世流传的因果终生的所有也不惜换取剎那阴阳的交流
来易来 去难去数十载的人世游分易分 聚难聚爱与恨的千古愁
本应属于你的心它依然护紧我胸口为只为那尘世转变的面孔后的翻云覆雨手…
于是不愿走的你要告别已不见的我至今世间仍有隐约的耳语跟随我俩的传说…
《滚滚红尘》穿插使用了“三三”及句尾虚字的句式,以男女对唱的方式,将张爱玲与胡兰成爱情的开始与结束,娓娓道来,成功演义了这位“生于上海、活在台湾、死在美国”传奇女作家的一生。罗大佑因《滚滚红尘》荣获第27届金马奖最佳电影及第十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电影插曲”的提名。1991年罗大佑发行《追梦》专辑,他在《追梦人》的副标题写下:“谨以此曲献给永远的三毛”。三毛是罗氏歌词中另一位传奇女作家,写作的时刻,正值三毛去逝后不久:
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
让它牵引你的梦
不知不觉这城市的历史
已记取了妳的笑容
红红心中蓝蓝的天
是个生命的开始
春雨不眠
隔夜的你曾空独眠的日子
让青春娇艳的花朵
绽开了深藏的红颜
飞去飞来的满天的飞絮
是幻想你的笑脸
秋来春去红尘中
谁在宿命里安排
冰雪不语寒夜的你那难隐藏的光彩…
让流浪的足迹在荒漠里写下永久的回忆
飘去飘来的笔迹是深藏的激情你的心语
前尘后世轮回中谁在声音里徘徊
痴情笑我凡俗的人世终难解的关怀
三毛与张爱玲是不同典型的作家,分别代表作者对于新旧文学的情感投射,前者是经济起飞后,女性对异国风情的浪漫想象;后者是以精致的语言,写没落贵族的华丽与苍凉。罗大佑创作《滚滚红尘》时,张爱玲独居于美国;写《追梦人》时,三毛离世不久。歌咏两个世代重要女性文学典型,广受阅听大众的喜好,罗大佑不仅是著名的作词者,更是诗人与思想家。

(二)强烈的社会关怀
屈原作为战国时期,楚国王室成员王宗景,参与重要决策之核心大臣,内政外交均能施展抱负。可惜乱世能人走吧张小砚,总引起侧目,于是长期受到奸小的毁谤,导致君王疏离,最终流放他乡。流放期间,曾一度返回楚国政坛,但最终失败,理想幻灭。痛心疾首之余,引故乡楚歌句式,抒发忧思家国之情怀。于是楚歌句式因《楚辞》而流传千古,至今不朽黎恩旺!《楚辞》之所以经典,与知识分子忧思家国之时代情怀,有极大的关系。安定一方,贡献所长,治国安邦,一向是历代士人之所志。于是在《楚辞》经典化的过程中,恰好反映了历代知识分子呼应《楚辞》的核心概念与终极关怀。
罗大佑有意或者无意?于歌词创作中,大量渗入《楚辞》句式,暂且不论,但就罗大佑创作本身,具有的强烈知识分子对时代关怀,这一点与屈原的创作理念是一致的。刚成立于1981年的滚石唱片,以塑造文化事件的企图心,营销罗大佑的第一张专辑《之乎者也》。专辑中的《鹿港小镇》,被认为是罗大佑早期创作中最重要的作品。事实上这首歌聚集了多种社会观察,融入创作元素之中:
我写《鹿港小镇》的一个主要刺激,是我在见习的时候,有一次去修摩托车,看到一个工人,他跟我聊天,说在鹿港老家偷了两万块钱到台北来闯天下,要让家乡的人看他飞黄腾达。结果,在台北跟朋友吃喝玩乐把钱用光了,什么关系也没有攀到,只好修理摩托车,也没有脸回家。…也好像一些中南部的人来台北打天下,发现台北不是想象中的黄金天堂,却也无颜回去见江东父老,这是一种很普遍的经验。…
罗大佑实际上透露了《鹿港小镇》的两个主题,一是现代化带来的冲击,另一个就是华人的“衣锦还乡”的传统。但是,《鹿港小镇》明显还存在着一个第三主题,就是“乡愁”。而这种“乡愁”却又是镶嵌在上述两个主题之间的。[17]
罗大佑当时在台北医院实习,正面临即将成为医师的美好未来,然而深具知识分子自觉的他,因修车工人的一席话包胡尔查,加上十大建设后台北街头的快速变迁,乡村景象快速消失,水泥丛林冰冷的树立,使《鹿港小镇》聚集了“现代化冲击”、“乡愁”与“衣锦还乡”等多元的创作元素。
《鹿港小镇》成功的引领话题,在不断进步的现代化城市间、许多燥动的年轻人间传唱。2005年美国哈佛大学东亚语言及文明系Edward C. Henderson讲座教授王德威,收入《台湾:从文学看历史》(Taiwan:A History through Literature),王德威对罗大佑的创作风格,有如下说明:
罗大佑(1954-)崛起于七○年代的歌坛。他的歌曲深富批判精神和抒情韵味,充满个人魅力。《鹿港小镇》即是当年流行一时的作品。罗大佑以鹿港和台北相对比,唱出游子思乡的心情,也唱出城与乡之间的强烈对比。[19]
两千多年前,屈原的流放是一种政治上的失败。两千多年后,漂泊是罗大佑为安抚燥动灵魂的一种情绪出口。2014年5月27日“中天青年论坛”白梅瑛,罗大佑受邀出席与陈文茜对谈:
陈文茜称赞罗大佑的歌里有“漂泊、热情的灵魂”,性格中的叛逆促使他不断挑战自我,在奠定台湾摇滚之父地位时,却选择放弃,在香港重新开始,不安于自己所拥有,勇于将自己归零。[20]
进入歌坛之前,早年随父亲的工作地点,由台北到宜兰,再回台北,南下高雄,在台中读大学,再到台北实习。罗氏既以知识分子自许,加上医学院细腻的训练,于是观察社会,歌词中展现自我。不沈溺于成功与掌声,离开台湾到纽约考取医生执照,证明自己可以是医界的良材。但在纽约沈淀之后,最后仍取得父母谅解,回到音乐的世界。
决定以音乐创作为一生职志后,禀持一贯的初衷,1991年接受采访时说:“我用歌词写日记”[21],创作与人生的结合,使创作不那么虚无缥渺。2014年接受访谈时说:
我把写歌当作最重要的人生目标,…而且不跟时代脱节。[22]
将创作与时代结合,始终观察时代,保持士的自觉。由于他的歌词创作,不仅纪录个人、同时也书写时代。流行乐坛中,有这一类型的创作出现,使罗大佑知识分子的自我定位,受到学院的重视:
2004年傅舒汶《从〈鹿港小镇》到〈东方之珠〉──论罗大佑的音乐创作与其在两岸三地所引发的文化效应》、2007年徐子婷《摇滚乐中的国族想象:以罗大佑与闪灵的音乐创作为例》、2009年黄美池《黑衣墨镜下的原生情感与认同抉择:论罗大佑的专业认同与国族/族群认同》、2010年张简士湋《台湾流行音乐人的创作面向与内在意蕴—以罗大佑、陈升、陈明章为讨论对象》等。
自2004年起,至今已有四本硕士论文以罗大佑的创作为研究主题,至于仅在章节旁及罗大佑的研究论文更多,于此无暇论及。显然罗大佑的创作风格,不仅只是流行乐坛的一员,还代表了台湾的文化现象,罗大佑的作品中特别是国族认同的议题,受到学院研究的广泛关注。
《楚辞》句式与歌词创作
通常谈《楚辞》句式静静的艾敏河,多分为《离骚》型与《九歌》型。《离骚》型句式,以句尾“兮”字为特色。《九歌》型句式:句式整齐,句腰“兮”字,如“二兮二”、“三兮三”或“三兮二”。《楚辞》之后的士人或者呼应屈原爱国的创作意识,倾向文体,偏离诗体。两千多年后,以现代的文学艺术表现《楚辞》者,多以剧场型式表现《九歌》文本。至于文学作品仿真《楚辞》形成风潮的,几乎没有。
现代华语流行歌坛流行的中国风,常见取材古典文学,如直书或变化唐诗、宋词,蔚为风潮。罗大佑首张专辑《之乎者也》也有类似的创作,古典的借鉴,如《之乎者也》中部分歌词取自《论语》;《将进酒》中部分歌词取王昌龄的边塞诗《出塞二首》。现代的借鉴,如《乡愁四韵》[23]歌词,取自余光中《白玉苦瓜》诗集;《错误》则是取自郑愁予《错误》诗集[24]。不过这类拟作、借鉴古文诗词的作法,罗氏并未延续在其他专辑作品中。
如同古诗之初多可唱,现今流行歌词作曲配乐之后,俨然以一种新诗体自居,但能依《九歌》特有的“二兮二、三兮三”、或《离骚》特有的句尾兮字的,未从其他知名的流行歌词创作上发现。罗大佑以《楚辞》句式创作流行歌词方式,是一种《楚辞》体的活化与再现,可谓异数,具有特殊的时代意义。
(一)《离骚》型句式
《离骚》是屈原对政治理想实践过程连浩勤,不屈不挠的代表作品,不仅是个人也是整个古典文学中抒情长诗的巨作。《离骚》的句式有两大特点,一是以“之、于、以、其、而”等字为句腰,二是句尾“兮”字。罗大佑创作的歌词,也有许多虚字作句腰,但为白话文之故,多被“的”所取代。
1. 句尾“兮”字
《离骚》句尾“兮”字的作用,偶见于许多早期的民谣,可见句尾加虚字。现代华语歌曲中,这类的创作亦较少见。1990年罗大佑第一张电影音乐专辑《衣锦还乡》,获得了“第九届香港电影金像奖”的“最佳电影配乐奖”。其中的《船歌》全词,单句句尾均有“呀”字:
姐儿头上戴着杜鹃花呀 迎着风儿随浪逐彩霞
船儿摇过春水不说话呀 水乡温柔何处是我家
船儿摇过春水不说话呀 随着歌儿划向梦里的他
嘴儿轻轻唱呀不说话呀 水乡温柔像那梦里的画
单句句尾“呀”字,双句句尾以“霞、家、他、画”作韵母,类似《离骚》句尾“兮”字的作用。这类作品,罗氏历年专辑中,亦仅有《船歌》一首。
2. 两种句式交互使用
与《离骚》型句式的虚字多在句尾不同,《九歌》型句式的虚字多在句腰,很整齐,如“二兮二”、“三兮三”或“三兮二”。罗大佑经常将《离骚》型句式与《九歌》型句式交互使用,如1982年《之乎者也》中,早期的代表作品《鹿港小镇》:
假如你先生来自鹿港小镇 请问你是否看见我的爹娘
我家就住在妈祖庙的后面 卖着香火的那家小杂货店
假如你先生来自鹿港小镇 请问你是否看见我的爱人
想当年我离家时她一十八 有一颗善良的心和一卷长发
台北不是我的家 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
鹿港的街道 鹿港的渔村 妈祖庙里烧香的人们
台北不是我的家 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
鹿港的清晨 鹿港的黄昏 徘徊在文明里的人们…
《鹿港小镇》在慢版的抒情部分采取《离骚》型句式,当转向快速的摇滚节奏时,多以《九歌》型句式表达:“鹿港的街道、鹿港的渔村、鹿港的清晨、鹿港的黄昏”。《鹿港小镇》中八成的歌词,虚字多在句末。如“妈祖庙里烧香的人们、徘徊在文明里的人们”,较类似《离骚》虚字在句尾的作用。
(二)《九歌》型句式
由于《九歌》里“兮”字是语气助词的性质,作用在延长声音,表示停顿与情感。[25]许多学者认同《九歌》在《楚辞》代表的高度诗化与强烈的节奏性。[26] 1975年杨弦将余光中诗集《白玉苦瓜》共九首诗,以诗入歌的方式谱曲,展开台湾校园民歌的诗情岁月,流行歌曲俨然成为诗的新载体。古典诗重新编曲成为历史剧的主题曲的例子也不少,但未曾见过依《楚辞》“二兮二、“三兮二、三兮三”等句式创作的。
表面看来施笑朔,《九歌》型句式的句腰很整齐,如“二兮二”、“三兮三”或“三兮二”,运用在现代流行歌词中,或有僵化之虞。创作者很难拟作。在创新求变的大众娱乐生活中,更难成为大众接受喜欢的作品。然而罗大佑却将这样看似僵化的句式,巧妙的成为他创作的特色而广受喜爱,这是古典文创的一种可贵的活化与再现。
1. 二兮二
1982年罗大佑的首张专辑《之乎者也》中的《光阴的故事》,歌名与歌词内容相同,多是“二二”的结构:
春天的花开 秋天的风以及 冬天的落阳
忧郁的青春 年少的我曾经 无知的这么想
风车在四季 轮回的歌里 它天天的流转
风花雪月的诗句里 我在年年的成长
流水它带走 光阴的故事改变了一个人
就在那多愁 善感而初次等待的青春
当年《光阴的故事》在罗大佑黑衣、墨镜、摇滚风的组合下,成功走红台湾歌坛。走红后的罗大佑有“黑色旋风”、“台湾摇滚教父”之称。《光阴的故事》由1981年张艾嘉《童年》专辑首唱以来,至2013年《中国合伙人》的电影主题曲,在市场上翻唱及发行至少有14次[27]。

1990年罗大佑第一张电影音乐专辑《衣锦还乡》,获得“第九届香港电影金像奖”之“最佳电影配乐奖”。其中《传说》也同样采取“二二”的结构:
这样的眼睛 这样的身影 到底在说些什么这样的想念 这样的真情 像梦境的传说是妳的阳光 是妳的包容 紧紧的扣住了我是妳的拥抱 是妳的甘霖 像古老的传说
罗氏歌词中“二?二”的结构,是一种快节奏的摇滚风的组合方式。这类的例子尚可见1993年《孤军》专辑中收录《大地的孩子》,歌名与内容同样取“二二”的结构:
广广的蓝天 映在绿水
美丽的大地的孩子 宠爱你的是谁
红红的玫块 总会枯萎
可爱的春天的孩子 长大将会像谁
“二二”的句式,可以作为缅怀时光飞逝的感伤,也可以作为近代史上历史事件的陈述,如1983年《未来的主人翁》专辑,收录的《亚细亚的孤儿》[28]:
亚细亚的孤儿 在风中哭泣黄色的脸孔 有红色的污泥黑色的眼珠 有白色的恐惧西风在东方 唱着悲伤的歌曲
《亚细亚的孤儿》收录在1983年9月的《未来的主人翁》专辑中,由引文看来,主要是“二二”及“三二”的结构。除了作为副词、助词类“的”之外,还有一类介词“在”。《亚细亚的孤儿》的创作,是基于童年时的阅读经验:
罗大佑回忆说,童年时,父亲的书架上有一排吴浊流的书《亚细亚的孤儿》,是原版的黑色调封面,这本书出版没多久就被禁了,父亲为了资助吴浊流,一口气买了20本。这本描写日据时期台湾历史的小说,对罗大佑的影响不小。当时他写《亚细亚的孤儿》时,为了应付送审制度,只好在副题上标注“为中南半岛难民而写”,其实明眼人一看就知;但他宁愿跳脱政治抗议的框架,从更宽广、更具普世价值的角度去看这首歌。[29]
吴浊流《亚细亚的孤儿》是叙述日本统治台湾时,欺压台籍知识分子的长篇小说夺命千年虫,罗大佑童年时的读物。彼时罗氏正为知识分子对社会现况的批判而创作,所以借着吴浊流《亚细亚的孤儿》书名,创作同名的《亚细亚的孤儿》。不同于《光阴的故事》轻快的曲风,《亚细亚的孤儿》以“二二”及“三二”的结构,依然能演唱出浓厚的家国关怀。
2. 三兮三
《九歌》型句式,除了“二二”之外,还有“三三”的结构,表现在《恋曲1990》的创作上:
乌溜溜的黑眼珠 和你的笑脸怎么也难忘记你 容颜的转变轻飘飘的旧时光 就这么溜走转头回去看看时 已匆匆数年苍茫茫的天涯路 是你的飘泊寻寻觅觅长相守 是我的脚步黑漆漆的孤枕边 是你的温柔醒来时的清晨里 是我的哀愁或许明日太阳西下倦鸟已归时你将已经踏上旧时的归途人生难得再次寻觅相知的伴侣生命终究难舍蓝蓝的白云天轰隆隆的雷雨声 在我的窗前怎么也难忘记你 离去的转变孤单单的身影后 寂寥的心情永远无怨的是我的双眼
《恋曲1990》一推出,简单的言语、轻快的节奏,快速的成为当时的流行歌曲,其中《九歌》型句式“三三”的主结构,功不可没。
(三)罗氏句型
上古文学与现代乐音,原本没有交集的两端,罗大佑以摇滚乐的节奏,创作《楚辞》句式的流行歌词,交出漂亮的成绩单。《楚辞》句式与摇滚节奏的结合,其实是有理论依据的。田宸羽葛晓音认为““兮”字既起着表情的作用, 又有调节节奏的功能。”[30]使得流行歌曲的“表情”与“节奏”的需求,同时被满足,为摇滚歌手依《楚辞》句式创作,得到很好的理论根据。
前述《楚辞》句式,含有《离骚》型与《九歌》型,其实许多罗氏的创作中,不仅只是“二二”、“三二”,还有“二二二二”的,同样也能在葛晓音的研究,得到理论的依据:
以“兮”字连缀二言、三言等词组以加长句子的做法,与虚字为句腰的节奏结构乃至语法意义都相同,这种句式是在春秋战国以来韵语体普遍要求加长句式的趋势中出现的。[31]
如果“二二”、“三二”有僵化的可能,那么发挥虚字连缀二言、三言等词组以加长句子的做法,则可以使语意更缠绵、节奏的转换更具空间。1984年10月滚石唱片公司发行《家》的专辑,其中《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歌名及内容,皆有“二二二二”的句式结构:
穿过妳的黑发的我的手穿过妳的心情的我的眼如此这般的深情若飘逝转眼成云烟搞不懂为什么沧海会变成桑田牵着我无助的双手的妳的手照亮我灰暗的双眼的妳的眼如果我们生存的冰冷的世界依然难改变至少我还拥有妳化解冰雪的容颜…
罗大佑出版1982年《之乎者也》、1983年《未来的主人翁》、1984年《家》这三张专辑时,还是医生身份。三年来缔造极佳的销售成绩,展现他惊人的才华。《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是一首情歌,一首将个人情感与时代交缠的恋歌。两种情感,一种是即使当下缠绵但也无法保证恋情的未来,一种是面对无法改变的时代,无法阻止沧海变桑田的无奈。即使无奈,却也无法抑制对她及时代的爱,这种矛盾交缠的两种情感,经常在罗大佑的歌词创作中见到。透过这些恋歌,时间与空间交缠、小我彷佛与大我连结,广受当时阅听大众的喜爱。
1989年12月,滚石唱片公司发行《告别的年代》专辑里的《告别的年代》,又运用以虚字连缀二言、三言等词组以加长句子的做法:
风轻轻的吹 夜沉沉的醉谁又在午夜的远处里想念着妳 远处的午夜的梦里相偎依仰望着蓝色的天边的回忆 好像妳无声的临别的迟疑…黄色的蓝色的白色的无色的妳 阳光里闪耀的色彩真美丽有声的无声的脸孔的转移 有朝将反射出重逢的奇迹…风轻轻的吹 夜悄悄的睡 风轻轻的吹 夜沉沉的醉
《告别的年代》是1989年,为香港电视连续剧《上海风云》所作,收入《告别的年代》专辑中。专辑的说明页里,转述了罗大佑的创作意识:
一个告别的年代,人们将向旧有的价值观,旧有的世界与旧有的整合告别。[32]
上海曾是清末民初,整个中国迈向现代化的指标性城市,《告别的年代》作为《上海风云》的主题曲,是向过去的时代、旧有价值观的告别。事实上罗大佑是以向九○年代告别,以便迎向崭新世代的意识创作。
总之,“二二二二”的罗氏句型,较“二二”、“三三”或句尾虚字的节奏感更强烈,符合创作者摇滚乐风的表述,达到作者所欲传达的,知识分子向时代“吶喊”的形象。
结论
《楚辞》学的研究,由当代数据库的建设与应用等工具的改变,使文献史料的传播、接受、收藏等研究成果,均较过去更加快速与便利。除了上述各种研究方法与成果展现之外,面对传统中文系学生就业环境日趋严峻的时刻,亦应纳入“古典文学与现代文创发展”的新路径。现今许多发展文创设计者,多是喜爱古典文学的阅读者,故此长年受中文教、研训练十余年的教师,正可做这方面的桥梁。本校今年新设“流行音乐产业系”,本文的研究力证逍遥,正可提供相关文创源流研究之用。
《楚辞》于台湾文创之运用,以深具剧场特色的《九歌》最受欢迎,表现在出版社、乐团、舞团等方面。然而除了云门舞集以剧目形式再现《九歌》之外,以《九歌》之名的文创运用,其实对于《楚辞》学的推广与发扬并没有实质上的帮助。
两千年前,《楚辞》继《诗经》之后,成为新诗体。两千年后,流行歌曲正成为新诗的载体。素有台湾音乐教父之称的罗大佑,弃医从乐,南北海外漂泊的人生经验,辅以士的自觉性创作,以歌曲书写人生、纪录时代。作品不仅受到众多流行音乐大奖的肯定,同时也受到学院经典化的肯定。值得注意的是,其作品具有《楚辞》型句式的特色,对于《楚辞》的活化与再现研究,具有特殊的意义。
罗大佑的创作,在形式上有《楚辞》型句式的特色。《楚辞》虚字以“兮”字为多,抒情展志。置于句腰,使语言的节奏更为强烈,置于句尾,使情感的表达更加绵长。这些特质可合理化解释,《楚辞》型句式歌词结合摇滚乐音,并且广受阅听大众欢迎的原因。
罗大佑的创作,如士的自觉性、自我放逐归零的漂泊、个人的爱恋与时代的重迭,根源于南方的浪漫怀想,均可与屈原之创作遥相呼应。虽然其作品有明显借鉴变化文言虚字、《论语》、唐诗等不同类型的文创模式。然而根据现今罗大佑作品的相关研究,与他个人的访谈记录,罗氏创作上具有的《楚辞》型句式特色,应是无意间、不自觉的节奏展现。不自觉的《楚辞》型句式的创作意识,正是源自楚地民歌的活化证明,《楚辞》的不朽,不言而喻。

(本文来源:《中国楚辞学》第二十三辑)
[1]王淑蕙:《唐诗与流行歌词》,《新编古典文学导读》,台中:沧海书局,2014年版,第115-134页。
[2]三件“经济部智慧财产局专利”案号,新型设计两件案号,分别是:103213326、103213324。设计一件案号:103304396。
按:上述案号可查阅“经济部智能财产局-专利信息检索系统”http://twpat.tipo.gov.tw/
[3]参见《公司简介》,九歌文学官网 http://www.chiuko.com.tw/company.php
[4]参见《剧团简介》,九歌儿童剧团官网 http://www.9s.org.tw/about/index.html
[5]参见《关于九歌》,九歌民族管弦乐团官网 http://chiuko.myweb.hinet.net/
[6]“屈原的‘九歌’敬天地,祭鬼神,歌颂爱情,悼念国殇,是万民的祷告。舞剧以屈的原作作为想象力的跳板,呈现一场剧场仪式。”“九歌”剧目,自2012年之后持续于世界公演,2014年2月21-23日,于英国伦敦沙德勒之井剧院演出。参见《九歌》,云门舞集官网http://www.cloudgate.org.tw/cg/works/index.php?id=4
[7]“本次击乐剧场之创作灵感源自于楚辞中屈原所作的《九歌》,七位表演者扮演身兼如乐者、戏子、舞者的灵巫角色,以磅礡气势的打击乐器结合预制音乐以及影像投影,形塑中国先祖民族“楚”巫咏神秘国度。《九歌》的基调虽然是赞美神明,但某些内容却颇有凡间恋情的描写。无论是神与神或神与人之间的恋爱,都洋溢着人世间的生活气息。他们都像凡人一样渴望着幸福的爱情,他们的感情也像凡人一样强烈而真挚。”参见《九歌--2011薪传打击乐团击乐剧场音乐会》,薪传打击乐团官网http://succperc.com/modules/news/article.php?storyid=115
[8]以“台湾音乐教父”为关键词,检索台湾“国立公共信息图书馆”内《新闻知识库》(Newspapers in )Taiwanhttp://newspaper.nlpi.edu.tw.eproxy.nlpi.edu.tw:2048/newscgi/ttsnews?@1:2101429819:41:::2@@1350490027,依出现笔数多寡,依序是:
罗大佑4笔:《联合报》(2002年12月20日)12版、《星报》12版(2002年12月20日)12版、《联合报》d01版(2004年3月15日);《中国时报》(2013年3月22日)D6版。
金祖龄2笔:《中央日报》(2002年12月27日)18版、《联合晚报》(2003年1月13日)18版。
李泰祥1笔:《联合报》头版(2014年1月3日)。李宗盛1笔:《中国时报》(2005年1月2日)D02版。
虽然“台湾音乐教父”指称不仅一人,但似乎罗大佑的比例较高,故本文以“台湾音乐教父”称罗大佑。
[9]本文所引用的罗大佑作品,以罗氏作词、作曲者为主。非罗氏作词者,如知名的《皇后大道东》,由林夕作词者,即不在引用之列。
[10] 1982年罗大佑首张专辑《之乎者也》,其中《光阴的故事》至今仍有许多歌手翻唱。如2013年陈可辛导演的《中国合伙人》即以罗大佑《光阴的故事》作为主题曲,由主演:黄晓明、佟大为、邓超三人翻唱。
[11]林怀民(1947-),嘉义人,是六、七○年代台北文坛瞩目的作家。1973年创办“云门舞集”,1983年创办国立艺术学院舞蹈系,一生获奖无数,包括台北艺术大学、台湾大学、中正大学、交通大学、政治大学与香港浸会大学的荣誉博士,有“亚洲诺贝尔奖”之称的麦格塞塞奖,美国洛克?斐勒三世奖,法国里昂国际舞蹈节“最佳编导”,法国骑士文艺特殊贡献二级勋章,国际表演艺术协会卓越艺术家奖,以及《时代》杂志“亚洲英雄人物”。2009年荣获欧洲舞动国际舞蹈大奖颁赠“终身成就奖”。详见“云门舞集”官网:http://www.cloudgate.org.tw/cg/about/index.php?about=ad
[12]根据的研究:1982年罗大佑发行的首张专辑《之乎者也》,他的自述是“其实《之乎者也》是一个身为知识分子的医生对于缺乏自由的抗议”。《之乎者也》的发行,造成台湾史无前例的自省风潮。
详见:黄美池,《罗大佑大事年表》,《黑衣墨镜下的原生情感与认同抉择:论罗大佑的专业认同与国族/族群认同》(新竹:交通大学客家文化学院·客家社会与文化硕士在职专班,2010年5月),第190页。
[13]以方文山(1969-)为例,他常年阅读古典文学,与周杰伦的合作为流行乐坛带来中国风,获得许多华语流行音乐奖。目前横跨流行乐与出版社,2006年出版《素颜韵诗》一书,但文坛至今未以诗人之称号名之。
方文山,《素颜韵诗》(台北:华人版图出版社,2006年7月)。按:方文山现职华人版图出版社总编辑。
[14]《罗大佑简介》,《国文》第一册,(康轩版?歌词选 补充教材)。
[15]三毛(1943-1991)本名陈平,以幽默的文笔发表充满异国浪漫风情的作品闻名于两岸三地。代表作有:《撒哈拉的故事》、《雨季不再来》、《稻草人手记》、《万水千山走遍》、《倾城》、《我的宝贝》、《闹学记》。
[16]沈可尚等导演,《听时代在唱歌第四集:吶喊的音轨1981-1990》纪录片(公视,2011年)。
[17]《从摩托车修理工到鹿港小镇》,《追梦罗大佑》,2012年1月24日引用。详见:http://www.lotayu.org/2012/01/blog-post_5987.html
[18]王德威(1954-),比较文学及文学评论学者,美国哈佛大学东亚语言与文明系讲座教授,中央研究院院士。
[19]王德威,《台湾:从文学看历史》,台北:麦田出版,2005年版,第363页。
[20]洪欣慈,《弃白袍选音乐 罗大佑:“走得久会获认同”》,《中时电子报》,2014年5月29日。详见: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0529000841-260102
[21]罗大佑口述,曾兰蕙整理,《词家诗情》,《联合文学》第7 卷第10期,第120-121页。
[22]黄雯犀,《大陆音乐多元 台湾胜在创意》,《中时电子报》,2014年5月29日。详见: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0529000842-260102
[23]《之乎者也》专辑中的《乡愁四韵》,作曲、编曲者是罗大佑。
[24]《之乎者也》专辑中的《错误》,作词者是郑愁予、罗大佑,作曲是罗大佑。
[25]廖序东,《楚辞语法研究》,北京:商务印书馆出版,2006年版,第40-41页。
[26]葛晓音,《从<离骚>和《九歌》的节奏结构看楚辞体的成因》,《学术研究》第12共(2004年),第127页。
[27]分别是罗大佑6次,张艾嘉3次,郑怡、大小百合、李尤、梦之旅合唱组合、演奏版各1次。详见:魔镜歌词网http://mojim.com/%E5%85%89%E9%99%B0%E7%9A%84%E6%95%85%E4%BA%8B.html?t3
[28]《亚细亚的孤儿》于1990年台湾《异域》(英文:A Home Too Far)的主题曲,本片为当年度国产电影卖座冠军。
[29]《重温光阴的故事──罗大佑》,《台湾光华杂志》(2011年9月),第118页。
[30]葛晓音,《从<离骚>和<九歌>的节奏结构看楚辞体的成因》,第124页。
[31]注同上。
[32]罗大佑,《情歌 罗大佑─告别的年代》,台北:滚石唱片公司,1989年。
中国屈原学会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文章归档